Translate

2011/09/30

《迷離劫》--愛的姿態,不必追究


時間:2011年9月8日,週四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演出:莎妹劇團
導演:徐堰鈴


或許可以當作一場舞蹈來理解:單人舞、雙人舞、三人舞、四人舞、群舞,戀愛中人各種姿態的排列組合,語言如「低頻音階,要不思考就比較可以忍受」,成排側燈凸顯身形線條,而音樂滿載----有時甚至令人想念安靜。並不提供足以辨識的情節和角色:她是勞兒,她是安娜,她是塔加娜……,三男三女如愛死之骸倒臥舞台,燈一亮,他們就復活;一百三十分鐘後,他們復又死亡。

那是愛的姿態表演:他們踉蹌、他們忽哭忽笑、他們喘不過氣、他們落單,他們擁抱、他們自毀毀人,都是愛理所當然的姿態。以愛為名,許多事便無由追究;不管是觀眾愛徐堰鈴,或徐堰鈴愛莒哈絲。

作家以文字捕捉愛慾時,愛慾已不在現場,逝去的過往,召魂的遊戲,只聞殘響、氣味、光影、聲息。可是劇場必須活在當下,愛要愛得即時,死要死在眼前,慾必帶來殘暴。失去了時間的迷離作用,以真實血肉之軀,扮演影子,躊躇搖擺於該露骨裸裎還是假裝到底。

一開始男人們穿著正式西裝,中途換成裙裝,然他們並未變身成女,脆弱咀嚼後又吐出,愛的暴虐其實不一定要用鎗桿抵著腦袋。女人們的服裝介於小禮服與睡衣之間,預告一路將徘徊於光滑的社交姿態,與暴露自我的膩褻之間。就像語言透過小蜜蜂傳聲器出,遮蔽肉嗓的真實。脫掉衣服,器材線裸露又不免過於坦率。

接近內心呢喃、嘆息、呻吟的語言,或許適合氣音,如魏沁如的詮釋;或像朱宏章,令人舒適的抑揚頓挫通用於各處。林鈺玲的歌聲很美麗。但不論如何都是一人一種,個別的聲音。當女人的絮絮叨叨,男人戴起耳機,電音線構築起女人內心的疆界,她們終究逃不出對愛的渴望和桎梏,只是掙扎之中,她們把男人給驅逐出境,以獲得獨白的完整,這就是莒哈絲的勝利。

然這部作品中,我並未感覺到這種完整。彷彿為了印證現代人的愛無能,只能閱讀到愛的姿態,或愛的偽裝,以及愛的危險氣息----但還不至於致命;所有人都能死而復甦,一再地,重蹈覆轍,最後還有一場療癒儀式。

可是,沒有失足,何來獲救?我們木然瞪視彼岸的療程,也許他們通通獲救了,而這岸卻還沒有人如臨深淵!整體來說這是一篇寫給莒哈絲的情詩,只是我不禁懷疑,如果沒有莒哈絲作為線索,這首詩是否可以獨自成立?

本文首登於國藝會表演藝術評論台

2011/09/26

【演前預報】同黨劇團《夢之島》

不知道怎地我想起義大利劇作家皮蘭德羅(Luigi Pirandello,1934年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尋找劇作家的六個演員》。眼前正有十名渴望著一個好故事的台灣演員,加上一位美國導演馬龍(John Maloney),從沒有主題開始,集體創作出一部戲,好讓自己可以演個過癮。



→ 這是皮蘭德婁。


← 邱安忱

這是繼《飛天行動》之後,這是同黨劇團再度邀請美國導演合作。近十年在美國百老匯、外百老匯執導過戲劇、歌劇、音樂劇、舞蹈作品的導演馬龍(John Maloney)以「觀點訓練」(view point)為方法,十幾名演員參與文本發展,其中不乏劇場資歷超過二十年的資深演員,如邱安忱、黃捷菲、姜富琴……(但他們都還很年輕,真的!又註:婕菲只參與發展沒演出) 。六月底開始工作文本、八月底進入排練、本周五就要在牯嶺街小劇場首演。《夢之島》千呼萬喚始出來,周日晚上,小編終於看到了《夢之島》的整排。

← 洪珮菁

基本上《夢之島》揉合了好多人的夢境,有人深深陷入夢裡,發現另外有兩個自己;有人是夢中人;有人始終徘徊在夢境之外。整體節奏快速、對白幽默、頻繁變化如夢境、又不時流露出人生的荒謬。基本上表演寫實而不抽象,但以夢為主題,使得它有時帶有超現實色彩。詹子嵐設計的舞台將會有許多彩色塊體,底下裝輪子,在劇場空間自由流動,迅速變換場景:床上、機場、飛機上、圖書館、大街上、片場、婚禮教堂……。

→ 王珂瑤

站在預報的立場上,為避免洩漏劇情,小編只能以問題代替答案:你想想,一個城市上班族現實最大夢靨是甚麼:家裡出現陌生人?在街上撞見死人?工作搞砸?在公司隱形?走到圖書館翻每一本書都是空白的?或是一個電視新進演員最害怕的現實:資深演員的冷嘲熱諷?導演的不知所云?已經喊開麥拉了,可是妳還不曉得要演哪一場戲……。或者要結婚的人,都到婚禮前夕了,還不確定自己選的人對不對。大家都會跟妳說:一定要幸福喔一定要幸福喔,這是不是詛咒?

→ 這是卡夫卡。

夢往往是現實的誠實反射。像卡夫卡的小說一向有如夢境:有一天早上醒來,自己就變成了一條蟲……。每個人都說你犯罪,只有你不知道你做錯哪件事……。可是從來沒人說他是奇幻小說家,大家都認為他是嚴肅作家。

《夢之島》也有奇異的夢境,可能是噩夢,但不是驚悚劇,也不至於像電影《醉後大丈夫》那樣狠狠比誰的人生最慘。帶有一種輕快的喜劇感;但對白又帶有嚴肅劇的象徵意味。

← 謝靜思

我想,只有一件事是真正恐怖的:當你活得荒謬絕倫,卻發現這不是一場戲,也不是一個夢,全部都是真的,不可能再重來……。在這種事發生以前,先來看《夢之島》吧。你會慶幸這幸好只是一部戲。寫到這裡小編也很慶幸還沒有洩漏劇情(真的嗎?)。

最重要的是建議觀眾自己走進劇場,看演員如何精準詮釋這些角色,看顛倒如走馬燈的夢境如何流暢地在黑盒劇場裡發生,還有所謂「觀點訓練」(view point),在這齣戲裡發揮了甚麼神奇效果?在我看來,十幾名愛演戲的演員,終於找到一個故事裝進他們的夢想,由自己來演,這已經是一件超「夢幻」的事情了。

註:「觀點訓練」(view point)是一種訓練表演的方法。小編去聽了導演半堂課,約略知道這是讓演員以身體對空間、物件、語言、動作、重複、延續、動線等等,隨時保持敏感,給予回應的一種訓練。

《夢之島》演出:
9/30-10/2 牯嶺街小劇場
同黨劇團

導演理念(含八折優惠的秘密)

買票去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