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9/22

不同的遊記,另一種窺看

我去旅行八 / 智者在此垂釣 —湯皇珍 個展
日期:
2009/09/07 - 2009/09/29. (一)~(五),9:00~17:00.
地點:洪建全基金會覓空間(台北市羅斯福路2段9號12樓,古亭捷運 6號出口)

湯皇珍「我去旅行」系列從1999年開始至今,第十年,第八個作品。

行動的部分:湯皇珍把自己關在咖啡館內一個夾板圍起來的狹小隔間,地上鋪滿白紙,藝術家一面拿攝影機自拍,一面用麥克風收錄自己的旁白,喃喃自語了一小時,如是十場,高處另有攝影機側錄。

展覽的部分:覓空間隔成兩個房間,被投影環繞,一排空椅子,前面有譜架,有耳機,戴起來可以聽見創作者文學性的說白。

只聽到湯皇珍的旅行記憶,從威尼斯漂流到北京、漂流到台北縣,漂流到某一年,某一日、漂流回童年……。

但畫面上卻是從一張A4紙掃到另一張A4白紙,沒甚麼大不同。

常在Living&Traveling頻道看到旅遊節目:時髦風趣的主持人,站在鏡頭前,告訴你我他們所在的地方,看甚麼、聽甚麼、玩甚麼、吃甚麼。鏡頭跟著旁白亦步亦趨,我們也跟著電視亦步亦趨。

相較起來,湯皇珍沒有化妝,缺乏賞心悅目的包裝,內容亦缺乏娛樂性,行為非常理所能判斷,鏡頭單調得令人打瞌睡,講些甚麼都聽不懂—事實上,觀眾我們聽的和看的全都「錯位」了,「差池」大得離譜!

但正因為這份「差池」,使我想到:這世上有誰能將他真正的旅行所聞,傳達給另一個人?就連旅遊老祖宗馬可波羅也向大汗直陳:我所去之處是你看不見的城市。那些旅遊節目旅遊書,以人為的設計,高超的技術,巧妙地將「差池」隱藏不見,幾乎令人錯以為一切都很美好,以為你說的、我看的、你經過的、我聽說的,其實沒有距離。

不,湯皇珍以瘋子般的姿勢、令人感覺不很舒服的畫面,叫你逼視這個距離。(不過我跳過那一堆羅蘭巴特的解釋,今天左腦不想工作。)

離開前恰好聽見秉原說:從事現代前衛藝術的人,如何在如此現實的社會生存下去呢?(大意如此),回頭看見湯皇珍略曬焦的素臉,我突然想:總有一天,人們會厭膩被傳媒統一化了的「感覺」,當省悟到連「看的方式」都一般規格化的時候,說不定人們會非常珍惜稀微之聲,呼喚懇求著另一種看世界的心眼。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