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2/10/28

言語表層的真無聊與壞藝術《羞昂App》


演出: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時間:2012/10/11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過往導演廖俊逞(Baboo)的作品不是連結詩人就是改編文學經典,如有關阿根廷詩人的《致波赫士》、有關美國女詩人的《給普拉斯》、葡萄牙詩人佩索亞同名作品《疾病備忘》、拉美小說家賈西亞馬奎斯的同名作品《百年孤寂》、德國劇作家的《海納穆勒四重奏》、改編自柯內留斯的《最美的時刻》等等,攤開來全是重度文青的菜,「烙英格裡許」不夠看,還「烙」德意志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2012年新作與七年級新銳劇作家合作,連結自稱「一天不講垃圾話會暴斃」的當紅部落格作家宅女小紅,模仿她的台式口語、OL的生活題材、百無禁忌生活內容,彷彿明示經典落伍通俗萬歲惟笑是正道能排解空虛末日到來也。

比起宅女小紅多少反映女上班族生活瑣碎感性,《羞昂APP》更多的是呈顯一種無有不可虛擬的態度。從上班時間只操心幫男友代購團購布丁的OL,慘遭簡訊分手,OS先生出來幫忙讓獨白變對話,有如電影《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不請自來的旁白,只是後者其實是一部小說文本,羞昂宛如聊天室打屁精選輯。「小劇場女神」謝盈萱和小劇場「長青樹」Fa(他們被問到體重問題絕不尷尬),形象百變,彷彿被社交軟體Line上的貼圖角色「熊大」、「兔兔」、「饅頭人」附身,表演非常卡漫,立馬讓簡潔優雅的舞台變Line底圖,影像MV反成為全劇最抒情的部分。

一般說「溢乎言表」指的是叉叉圈圈自裡內向外,漲溢到語言外層。這裡的「溢乎言表」是本來就在言語外層的叉叉圈圈,繼續留在言語外層,溜來滾去,互相摩蹭、諧擬、擦邊、歧出,變換花樣,為了能說嘴而說嘴。其中一段雖精采諷刺了「壞」藝術,不過「真」無聊和「壞」藝術如何比較,哪種比較糟糕?實在難講。

怪只怪這個世界已太「果噁態私剋」(Grotesque,借傅裕惠老師語),荒誕司空見慣,遂令如此「摹擬現實」的戲充斥著「狗死破」(gossip)。試問:誰應該看這樣的戲?年方22歲,一日精華8小時換取一月22K工資,下班沒事看國慶電視轉播注意明道有沒有掉槍、周美青瞪老公幾次、陳冲有沒有打瞌睡的OL、OB?大家屁一屁,反正贏不了的事就用嘲笑對付,或許她或他可以拿月薪看27遍《羞昂APP》,感覺人生其實沒那麼困難。

此非劇評,因為這部戲根本不需要劇評。它很屌,一番腦上胯下地「狗死破」中,還連劇評的話都擬好了:「導演老派,劇本空洞,演員膚淺」、「史上最無聊的小劇場」──無話可說,給它按個讚好了。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