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2/08/09

值得紀念的一夜

早上醒來把節目單和票根拍下來,證明這不是夢。


我想我是幸運的,這個劇本終於遇到「有心」人了。

第一場我的心就開始糾結,下一場,心又揪緊了一下,再下一場,心往內更揪緊一絲。但我不確定是因為戲真的扣人心弦,還是個人情感所致。想起初入社會的那幾年,無數製作人和導演對戲劇亮點貪得無厭的嘴臉(他們都曾經成功地讓觀眾的喜怒哀樂兌換成白花花鈔票),使我不斷猶豫著到底要給一個「有心」的劇本,或者給一部外表高潮迭起的劇本,大家開心就好。

我悄悄轉頭看身邊的國慧,她看得很認真,完全沒跟我交頭接耳的意思。

第一印象害怕變成兒童劇,暗暗自責為何劇名取得幼稚易造成誤導,而幸好,那只是第一印象而已。

我喜歡妹妹把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摺好掛上衣架,和喵衣服全部丟在地上混成一團的方式,無言地暗示兩人性格之不同。導演事後解釋,考慮妹妹是否要一開始就寬衣,他考慮很久。我贊同他的詮釋:換衣服,裸露肉體,本就是日常生活很正常的一部分;這也使得妹妹在觀眾眼中一開始就是一個有肉體有欲望的成熟女人,不是一個男人投射欲望的對象而已。

當導演Lawkin說他是從認識自己去看這部戲時,我嚇一跳。寫作的時候,我心中沒有理論(可能也是理論讀得不太好的緣故)。我只知道自己不要甚麼,遠比自己要的甚麼更清楚。但我想這是很好的切入點。

以前有朋友抱怨我從不寫戀愛劇,寫就寫吧,結果寫了戀愛,重點卻不像是戀愛。更令我興趣的是這個準備去愛人或被愛的「我」是甚麼,她為什麼而愛,在男主角出現之前,不知不覺已經寫掉快一半篇幅,甚至考慮起要不要讓阿狗出場。回溯起來,導演可能是對的,他看到了表象之下更核心的東西。

這個戲的舞台設計不好做。外表寫實,內蘊心靈,是個魔法空間,就像喵的動作同時融合實用和意象一樣。三人探戈、傳杯子、原始叢林、冰膜世界,都是預留給這個空間發揮魔法的段落。

雖然開場音樂讓我想到迪士尼卡通,但Lawkin說,喵的世界很小,這也是我之前沒想到的部分。如果一個人不願意讓被大世界的規則所主導,只想活在自己的感覺裡,她的世界必定很小很小。有時小得好像只存在她睡覺的一張沙發上,甚至連室友加入都會破壞這小小世界的價值。

妹妹的部分我們討論很多,包括為什麼多數女演員無法認同這個腳色。至於喵,我想在這裡補充一下:喵從事的工作跟感覺有關,她對美敏感,幾乎巴不得舉目所見、肌膚所觸,甚至連呼吸都是美的,然而她對美的詮釋與大多數人不同。

弔詭的是,這類感覺工作固然必須要求獨特的感受,但若獨特到不能獲得其他人的接受和認同時,也沒用。所以即使喵如此堅持自我感覺,接到編輯電話時仍喜不自禁,這代表自己被世界接受了。工作內容不是重點,重要的是她與世界對話的「感覺」。就像她對狗的愛情,重點不在狗人怎樣,而在他是那個被允許分享她心靈世界的人(雖然對方可能不太在乎這點);也或許她對狗那種目中只有自己的霸道,是嚮往的,她根本做不到。

看的時候我心痛因為想到為了繼續獲得社會的接納,每個人都多少有所妥協,捨棄一部份自我。不捨棄無以立足社會,可是要捨棄多少才算夠呢?捨棄太多阿喵可能就要變成另一個妹妹,喵感受到的痛苦比一般人更強烈。痛苦到她不時要遁逃入貓的世界,想像自己可以不理會人的規則而活。如果她能說服觀眾她的痛苦,那麼她的瘋狂就會異常可愛。

真實世界裡的野貓何嘗不活在一個弱肉強食的叢林?她其實是無所遁逃的。

我覺得妹妹最後走進來時外表應該是奇慘無比的,那是她在社會叢林被打得慘敗的時刻。即使她一路小心翼翼、壓抑自我、防守保護,也無法保證一定換到安全。但就在這種雙雙敗戰的時候,或許人心開始學會柔軟,懂得接納----無所交換的那種接納。

感謝Lawkin讓這戲顯出它應有的層次,不譁眾取寵,誠懇而真摯。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喜歡看戲,因為在那裏彷彿天翻地覆,足以改變我看世界的方式。改讀戲劇以來,我一直覺得如果我不能再創造類似的感動,就不該再做戲了。對我來說,走進劇場,含有某種人生儀式,跟我打開電視、看場秀解悶、唱卡拉OK或吃頓大餐、大笑一場等等,意義是不一樣的。

這天晚上,我重溫了這久違的感動。很簡單的故事,但分分秒秒演得令人屏息以待。妹妹的背叛揭穿的那一刻,全場安靜,彷彿連根針掉在地上也聽得見。我愉快享受著這一刻,心想這齣戲應該可以留在人心上,不只是一夜情了。

國慧看完後說,這是關於理性和感性的故事,是每個女生的故事,所以也是她的故事。哇,我好想放聲喵喵大叫,我解釋不出感覺到底屬於自己的還是共有的,不過在這美妙一刻,我覺得她的感覺比我的感覺更重要。她還跟我解釋粵語和國語不同的效果,認為那裏面有些文字氣息濃稠的部分,彷彿內心對話,不會讓人覺得假,反增加戲劇的詩韻。

這天晚上,我還認識了一群共同執行夢想的朋友,從學生時代就彼此認識,都還在為理想努力,令人欣賞。不知為什麼,這一切的一切,讓我覺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

一部劇本如果未經演出,根本無從驗證它成功或失敗。因為戲劇畢竟不是為少數的行家」而存在,它本質上就是一種需要觀眾的藝術。謝謝Lawkin,也謝謝今晚遇見的所有人,謝謝每晚來看戲的香港觀眾。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HIHI,我是RUBY(妹妹,HAHA).除了說多謝,多謝,以及多謝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該向你說什麼.真的很多謝你讓我們有幸將你的作品帶到舞台上.多謝你讓我一直享受著這一個故事.對,這是不少女生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不論是發生在妹妹還是喵身上,也曾經發生在我的上.

排練這個戲,不論是演技上還是"做人",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過程,挑戰,以及進步.我認為,有時候作為一個演員是很脆弱的.但只要敢於將自己內心深處最真的一面與人分享,你便可以變得堅強起來.演員是最赤裸的.我現在仍然向著這個方向邁進."妹妹"令我行前了一步!

突然想起,昨天有一個朋友問我:"你相信緣份嗎?" 我回答: "相信." 其實我未必能夠解釋什麼是緣份.但是當有些東西你選擇"相信",你的感覺會是多麼的美妙.或者緣份代表一早註定,當時機成熟,一切都會隨之而發生.遇上這個劇本是一種緣份.早些年,當我很想自己能當上女主角的時候,我還是十分幼稚,我一定未能了解妹妹或者喵的感受.若是幾年後才遇到,或許我已經太老,做任何一個角色也未能令人入信.所以,今天應該是最佳時候吧!那...不是緣份,是什麼?

能夠遇到一班共同追夢的戰友,感覺真的很棒啊!!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