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12/03

五年的保存運動劃上句點了嗎?

葉金川幾年前選台北市長時曾經接受報紙訪問,說過「政策錯誤就像樂生療養院的例子,樂生病患現在不是生病,而是有後遺症在身,所以他們需要的是前有小河、後有山坡的地方休養生息,現在政府蓋一個醫院強制他們搬遷,他們當然不願意,因為他們要的不是醫院,是家,決策錯誤,政策就無法執行。」

當他真的有權力導正錯誤政策時,他選擇了沈默,沈淪。

錄自在黑白與彩色之間:1203迫遷樂生貞德舍
樂生「最後關頭」的訊息,已頻繁地不再讓人感到氣憤。反倒,人們用面無表情更加堅毅的回應。不過這回,死緊緊的焊接在地面上的圍籬,卻像是鮮血流盡之前的斷頭刀,封死了心跳的可能性。最後的訴求簡單到無法再白話,卻依然得不到回應,這確實讓人開始懷疑,我們的政治判斷究竟是否曾經有效,或者戰役早在數年前或戰爭開始之前就已經結束。是否,過去五年來看似得到的,都不盡如表面呈現為施壓的成果,而是層層遮掩及蒙混與黑箱安排的騙局?又或者政治判斷真是哪裡不夠完備。

樂生「最後關頭」總是樂生支持者的大會合,即使暫時,也讓人多了接觸的機會。這回,在凌晨的山坡上,我們彷彿已彼此熟悉到了不需言語表達的程度。但如果,樂生院民的整輩子生命,真如我們所說的所信的,是整個社會的歷史,是整個社會最根本的矛盾之結,那麼戰爭似乎才剛要開始,除了樂生,除了與樂生有關的事物,我們似乎又還有很多事可做,以樂生為中心,把每個人的生命經驗重新揉合起來。

錄自:城市漫遊:漫長的十八小時。樂生1203後記。

延伸閱讀:
每週看戲俱樂部:側記行政院前的行動劇「抗議政府大跳票,樂生變廢墟」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靜靜的暴力

樂生現狀:假續住、真迫遷;假保留,真清拆
http://www.howsdesign.com/blog/2008/11/18/498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