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12/18

《樓蘭女》捲土重來,訪吳興國與魏海敏

十五年前,台灣京劇界的風雲人物吳興國,和台灣京劇第一女主角魏海敏;兩人攜手合作的一齣沒有西皮二黃、沒有文武場、「完全掙脫套路」的新劇型《樓蘭女》;加上聶光炎的舞台設計、許博允作曲、葉錦添設計服裝等陣容;不管旁觀者是驚服還側目,在表演藝術界反正是枚震撼彈!

十五年後,《樓蘭女》重新搬演。除舞台由林克華重建外,吳興國、魏海敏、葉錦添、許博允、林秀偉……,幾乎原班人馬;除機緣巧合,也證明這齣戲確實有些份量----是怎麼樣的一齣戲,經得起十五年後再度重現呢?

改編希臘悲劇,樓蘭女兼採中西

距今二千五百年左右,人類戲劇史進入第一個黃金時代,希臘三大戲劇家的戲劇與荷馬史詩齊名,同為世界文學經典。三大戲劇家之一優里匹底斯(Euripides),比起另外兩位,主題滑離了宗教、社會、人倫,特別關注人性自身內心風暴。《米蒂亞》(Medea)就是這麼一齣描寫男女之間,情海生波、背叛和復仇的戲劇。

《樓蘭女》將時空背景從古希臘轉換到中國西域,米蒂亞化身為樓蘭女,愛上大宛王子頡生,不惜拋家叛父,偕頡生私奔來到敦煌,並受到敦煌王的熱情相待,悲劇卻由此而生。敦煌王欲納結頡生為婿,頡生亦有意別娶。為報復丈夫的變心背叛,樓蘭女親手殺死情敵和自己的一雙兒女,用巫術潛逃,留下丈夫一人獨自悔恨。

吳興國認為傷痕累累的人心,宛如千窟之穴,十五年後《樓蘭女》捲土重來,他特要求林克華將敦煌莫高窟的意象搬上舞台。傳統戲曲中忠臣孝子、賢媳節婦的理想典型,在這齣戲中全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人心赤裸裸的剝露,直接而真實。在這層意義上,《樓蘭女》精神是向西方看齊的,身體和動作方式則是中國的。

面臨京劇變革,吳興國毅然出走

說到京劇變革,在《樓蘭女》之前,當代傳奇劇場已改編過莎士比亞《馬克白》為《欲望城國》,改《哈姆雷特》為《王子復仇記》。但講到當代傳奇的變革,又不得不從傳統戲曲的不變說起。

有三百年歷史的京劇,在當年國民政府遷台後,成為「中原正統」的象徵,早年台灣陸、海、空三軍都各有京劇團及劇校,分別為陸光、海光、大鵬,一九九五年各劇團整合為國光劇團。國光劇校則在一九九九年與復興劇校合併為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二○○六年改制為國立台灣戲曲學院。當年劇校從小學、中學,十二年一貫,學生平約年齡十歲,每日每日地喊嗓、毯子功、把子功,拿鼎、下腰、劈腿、拉山膀坐科,直到出科成角。吳興國和魏海敏都出自這個京劇體系:吳興國復興劇校畢業,進陸光劇團專攻老生;魏海敏出身海光,甫出科便成為海光劇團當家青衣。兩人都是年輕一代戲曲界的佼佼者。

但時代在變,傳統戲的觀眾也在變,傳統戲的出路在何方?如果要變,又該怎麼變?這聲音在年輕的京劇演員心中越來越強烈,導致吳興國「出走」成立當代傳奇劇場。

集聚編導才子,突破傳統用歌隊

訪問吳興國時,《樓蘭女》剛從香港「台灣月」巡迴返台——香港光華新聞中心主任路平不服氣台灣文化長期被低估,力主將台灣好的藝術推介到香港,「台灣月」今年已邁入第三屆,《樓蘭女》是今年「台灣月」的重頭戲碼。另外還過道上海演出兩場。

內地許多人對台灣傳統戲曲「革命」腳步之超前,感到驚異,然則這已經是「當代傳奇」十五年前的嘗試了。

「該怎麼變」這個聲音一直縈繞著當代傳奇,也是他們的創作動力。最初《樓蘭女》從希臘悲劇變成「前衛音樂舞台劇」,是經過吳興國、林秀偉、李小平、羅北安、李永豐幾個跨京劇和話劇的編導才子給集思廣益出來的。而許博允----眾所皆知的新象藝術老闆,較不為人知的作曲家----為《樓蘭女》打造了一套含蒙古南音、新疆歌謠的歌劇音樂,從情境旋律、唱曲、音效,連成一氣以營造西域大漠的聽覺意象。

此外,《樓蘭女》採用了中國戲曲從沒有的歌隊。傳統戲曲只有龍套,不說不唱,《樓蘭女》卻有十人歌隊,兼說兼唱兼舞,成為烘托戲劇氛圍的要角。林秀偉負責設計動作,替《樓蘭女》添加了原始身體祭儀的舞蹈質感。

服裝設計葉錦添,是吳興國當年跨界到香港拍電影時所結識。當時誰想得到這位服裝風格誇張的服裝設計師,會走紅好萊塢,甚至得奧斯卡金像獎呢?但吳興國慧眼視英雄,問他要不要來一試舞台劇?就這樣,葉錦添把舞台處女作獻給了《樓蘭女》。葉錦添帶著裁縫師傅,連續三個月在台灣除了看排演就是做衣服,設計出樓蘭女和頡生那一身超級豪華繁複、視覺風格強烈,彷彿裝置藝術的服裝。

當年有「京劇界楊麗花」之稱的魏海敏,接演當代傳奇的戲,京劇界頗不以為然,還有人挑明跟她說:「妳不要給吳興國這個魔鬼帶壞了!」

十幾年過去,看傳統戲的人無多增加,更有觀眾往大陸去尋更道地的「傳統」;但「魔鬼」吳興國依然活躍舞台,魏海敏則戲路越發寬闊,在傳統與新編兩方面迭有佳績。

打破了那麼多京劇的老規矩,吳興國本人,又何嘗不在自我顛覆?演傳統京劇老生,他常常是諫昏君投汨羅江的屈原,遭萬剮凌遲的袁崇煥,被十二道金牌入罪的岳飛,帶箭戰死沙場的黃忠,烏江自刎的楚霸王……個個都身繫邦國興亡的英雄人物。但在《樓蘭女》中,他變成了見利忘義、喜新厭舊的負心漢頡生。

吳興國說:「如果人間盡是好人,就沒有甚麼好修行了。」在劇校時代,寡言的他希望下輩子最好投胎成大松樹,一輩子清清白白,堅毅無言;但經歷顛覆京劇二十年不悔的生涯,他說下輩子還是希望投胎為人,因為沒有甚麼比人生更精彩的:「好人壞人都是修來的啊。」

褪下完美青衣,魏海敏接演反派

魏海敏曾剖析:「中國戲曲原本就是美學的綜合藝術,青衣更是其中之最。好的青衣是被要求每一個唱工都要完美無缺,每一個動作都要能定格被拍成照片。 」這位舞台上美好的青衣,永遠的大家閨秀,卻在當代傳奇的要求下,演繹許多反面角色和負面性格。

魏海敏坦言十五年前,作為一個母親,她無論如何都覺得親手弒親兒太殘忍無情。但十五年後再看這個角色,她對樓蘭女的角色同情更深,體會更真。她說:我替她想過,如果不用這麼極端的手段,真的無法讓頡生領會到楚痛:「所有的女人--不,不管男人女人,都可能是樓蘭女。」

舊社會男人地位絕對優勢,而占盡優勢者總是很難體會弱勢的走投無路和受盡蹂躪後的痛苦。

這個被評為「扮相雍容華貴、嗓音溫潤甜美、做表細膩動人,善於傳達劇中人的思想感情」的當家青衣,從所謂「壞女人」的角色裡,拓寬了戲路,也拓打開了人生視野。魏海敏細數她挑戰過的重要戲碼:《慾望城國》、《樓蘭女》、《王熙鳳大鬧寧國府》、《金鎖記》,不管是為權力而邪惡的馬克白夫人,因復仇而兇狠的樓蘭女,縱權縱欲的王熙鳳,或性格扭曲的曹七巧,都是性格備受爭議的女主角。

現實中的魏海敏看起來仍一貫優雅迷人,一開嗓就叫人傾倒。

魏海敏優游於傳統戲曲和前衛新編之間,無入而不自得。她一九九一年就拜入梅蘭芳之子梅葆玖門下,成為台灣唯一的梅派傳人。今年夏天七十五高齡的梅葆玖還特別來台開講座,替得意門生的公演助陣,還在最後一場唱了段《貴妃醉酒》。另外一方面,她又幫當代演樓蘭女,替國光演曹七巧。明年春她還要與世界名導羅柏‧威爾森(Robert Wilson)合作《歐蘭朵》。

兩度《樓蘭女》之間,十五年光陰,真實世界中的魏海敏變化多少?魏海敏自剖從小在舞台上扮演完美青衣的她,不免會有在真實世界也想扮完美;但這完美是外人評價的,附和的是別人的眼光。經歷這許多年舞台、工作、婚姻生活的變化,她學會不在乎別人的說法,讓自己快樂,真正為自己而活。

她說她要是《樓蘭女》,割捨去愛的執迷,就要讓人生重新啟程,好好過自己的。她說相信自己是重要的,千萬不要看低自己。她就是用這種精神一路接下挑戰,不管扮演甚麼,在舞台上永遠魅力四射。

原載於新新聞1136期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