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0/04/15

《孩子 / L'Enfant》首演


看那麼大個兒的尚德竟為了一套主婦裙裝樂成那樣,我笑了。(同時自忖身為女人的我是否太不知珍惜......)

看那麼大個兒的尚德蜷縮在桌上像枚小孩似的,我心痛了。

雖然不是完美的表演,但我紅了眼眶,小琦紅了眼眶,小寶紅了眼眶,認識不認識的人都低著頭走出場。不是煽情的戲,有些地方輕輕帶過,還有很多尚德特有的幽默感,但看完以後會覺得心底無由沉著一塊鉛。

去年尚德正喪志時,我趁虛而入找他演戲,而後驚呼:尚德你一定要再演戲不可!尚德也很幹勁回說想演小蜜蜂、想演韓波、想演朋友的事……,結果他交出的作品全不是這些,他說如果他以後不再演戲,那他至少要演這個。

他自己的故事。

尚德很謙虛地請我做他的鏡子,幫他看,但畢竟這是尚德內心世界的裸裎,我在外面說怎樣好看或不好看,其實都只關乎表面,我的工作只是幫他照看一下表面。

首演這一天我更深深體會到:我能幫尚德的遠不及我做戲時他幫我的。尚德的孤獨我到底有沒有幫他分擔一點兒走?我想我沒有。

尚德擅長的都是我不擅長的,譬如身體,譬如坦率,譬如濕潤的感性,譬如以生命為燃料做劇場。

我永遠做不到他的勇敢。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說過,我的戲裡從不包含我的生活,或者說我文字給人的感覺跟本人很兩回事,我還洋洋得意,以為我可以在文字中活出第二種我、第三種我……也許是更好的自我。

我很難跟初次見面的人不打哈哈。

我寫不出這麼好的文宣。朋友總是說:拜託,你可以把你的戲講得好看一點兒嗎?我不能,我說,來看就好了嘛。不知悔改。

尚德的戲一直有種不確定性,那是因為他太貼近自己的身心,人的身心狀態是流動的,不可能固定不變化。我每次看排都有種按reset鍵的感覺,如果從首演起我每天看,也可能每天看出不一樣的心得吧。尚德總是都用超可愛的態度向我討筆記:快!快告訴我怎麼樣!「你要我說長版還短版?」「長!」,害我虛榮心大作,這是他的窩心和溫暖。

SOHO族做久了,漸漸養成一種壞習慣,那就是只按照自己的節奏做事,很難屈就別人的。在劇場中我慢慢重新想起那種大家齊心協力做好一件事的感覺,要信任別人是可以幫你的,也要隨時感受周圍人所塑造出來的那種協調性。

其實參與其中我收穫的比我付出的還多。

最初的出發點是要讓尚德的戲在不相干的人面前,也要呈顯出「好看」;但到最後,我覺得這齣戲根本不是好看不好看所能衡量。

附註:照片是在學校咖啡館座談我拍道具水晶幫浦後的尚德。精彩排練照片可以看小劉的看排記

1 則留言:

wanwan 提到...

無論如何...
尚德都是很棒的...

當尚德的口中出現尚德時候...
我的心...
揪在一起...
那是多麼多麼來自內心的吶喊..

我好想幫尚德做舞台設計...
給你盡情發揮的場域...
給你說更多的故事...
你的...
我的....
別人的....
期待著.....
我們都一起加油吧...

乃文..
新戲有我幫的上的要叫我喔...^^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