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11/08

楊老斌的看戲噗[甚麼是小劇場的示範說明會]

我一直以為噗不算正式回答,但三人成虎,三個人說了算,我就一條條轉貼了過來。
第二噗
yunbeen說 「什麼是小劇場」示範說明會.心得:

節目單上說:保證看懂,不懂退錢。歡迎踢館,現場示範。對,這個演出極盡了心力與觀眾充分溝通,現場講的句子語彙都非常白話,前後關聯,光是這點誠意,就瞭解到導演是如何用心闡釋一個難解的題目.

了解台灣小劇場之面貌,是否為了讓認識劇場的人與還沒認識劇場的人有個歷史脈絡可依循,以便窺貌其全身?當人家問我們,什麼是小劇場?我們經常吱唔錯亂,解釋一堆卻依然不得體.

網路上書本上劇場論述都有這個題目的多方描述,從多方描述可以得到一些片段歷史畫面的串連.這下不免也要看個一萬多字的文章描素.

但是為什麼要解題?要成為像是奇摩知識般,成為大家找的到的一種常識?

一直到最後,其實並沒有看到適合的一句話,來回答什麼是小劇場.示範說明會50分鐘;一台貴夫人食物調理機的推廣示範大概是30分鐘,然後大概知道什麼東西放進去就會有好吃的東西出來.

不過50分鐘過後,大家開開心心的會心一笑,並沒有什麼人不喜歡這場演出,因為是示範說明,所以也沒有必要產生答案,然後演出完畢.

我後來怎麼想,「什麼是小劇場」示範說明會 都像個產品的宣傳,如果這是一個小劇場使用手冊的真人導覽,可以像貴夫人那樣到處放,充滿動作與喜感,又與觀眾非常之親近,

不過不去各個鄉鎮廟口巡迴一下,就這樣結束就太可惜.當別人問起,還可以拿片dvd給他回家看,縱使無法如現場之生動,也能瞭解小劇場演出之精神與概況.

日子一久再消化了一些,這是一個劇場人演給劇場人自言自語的秀,驗證,回溯,耽溺,自我爽快,自嘲,自我否定,自斷經脈的一場演出,甚至是一種自諷的意味.

一個已經在台灣(台北)存在快要三十年的台灣小劇場,依然還在尋找自身的靈魂,像是個龐大身驅靈魂進進出出,寫實上身,實驗上身,易卜生上身,葛羅托斯基上身,到底下一秒變成什麼我們都難以捉摸.

小劇場是什麼,這句話本身就是個諷刺.雲門是什麼,跳舞的.優是什麼,打鼓的.那小劇場是什麼.這問題無法成立,並沒有一個具體的東西叫做「小劇場」.

當然「什麼是小劇場」的諷刺,又一次次的出現在演出中,是沒有錢的,是沒有保障的,是用生命與宇宙價值之毅力換來的,真的是這樣的.最後還將該演出劇的收入明細與費用算給大家看,想要赤裸裸地全部給大家看個夠.

但似乎少了一種關鍵力量,小劇場到底做了什麼與社會產生關聯(斷裂),小劇場自顧自的演,到底演給誰看!這場示範說明!是給已經被說明了好多次的人,或是自身扮演說明者的人,看了一次小型聯歡晚會.

小劇場之於表演藝術之於社會文化之於人民與土地之於台灣,在這個小小的分類下,跟其他千千萬萬的社會活動分類,其易於常人之處,似乎更有趣.

如果人們社會化的成長過程,包含將諸多外顯行為(哭鬧吵,好奇心,佔有慾,沒耐心,裸身)不斷地內化(含蓄化,隱藏化,簡化),更明白說,是將自己的動物性格進行包裝,以方便在社會中與他人相處溝通.那小劇場剛好相反,在不斷地內化後,卻更難以溝通了.

表演的中樞靈魂是導演給的,表演的演出靈魂是演員給的,表演的整體靈魂,是導演+演員+觀眾一起給的.但是我們的觀眾在哪裡,一直在同一個圈圈裡的人嗎(在校學生,畢業學生及其親朋好友)?「什麼是小劇場」的觀眾本身就給了最好的答案!

慘了!寫完感覺不是非常良好......

下一噗
yunbeen: 乾脆就直接把觀眾鎖起來......這行為是不是以前有人幹過
鄭阿忠:有。重審魏京生似乎這麼搞過(要去翻紀錄),但裏面的爭執似乎都是安排好的。
yunbeen說:我知道他們跟觀眾打起來樣子
我說:寺山修司也幹過了
鄭阿忠說: yunbeen, 小時候聽團裡長輩說起這個,都是設計過的,呵呵。

下一噗
yunbeen問: 小劇場的戲劇性?
乃文姐姐說: 戲劇性的定義是什麼?
阿忠說:衝突、高潮、低迴、平淡 ,不可預期的與可預期的
乃文姊姊說:老斌是這個意思嗎?
鄭阿忠說 喵。
yunbeen說 是這個沒錯!
乃文姊姊說:辛波絲卡說 :在不必停下思索每個字詞的日常言談中,我們都使用「俗世」,「日常生活」,「事物的常軌」之類的語彙……但在字字斟酌的詩的語言裡,沒有任何事物是尋常或正常的
主任弟弟說:那,小劇場裡,有這些思索嗎?
乃文姊姊說:在小劇場裡「日常言談」的語彙--顛覆 親密 現場性 身體性等。
鄭阿忠說 有時我會問:為何我在劇場裡看到的這些日常生活,如此的輕盈,沒有什麼重量呢?又,有時更比真實日常更來的虛假。
鄭阿忠說 至於我常問的:好吧,你說在劇場裡要真實的展現"我"這個主詞。來啊,請拿東西給我看啊!
鄭阿忠說 有時我會問:虛弱、無力,難道是妳生活的全部嗎?(妳字為主任慣用)
鄭阿忠說 那麼,小劇場可不可以那麼好萊塢呢?可啊。為何不可!?
鄭阿忠說:但,既然都是為何不可了。我幹嘛走進劇場來看好萊塢呢?去國賓看,fu不是更棒嗎?有CG,有身歷聲立體聲,這些劇場都沒有呢。

其實我不免也會想這些問題。若拋開劇場美學不談,她不像出版書成本低,不像電影電視可大量複製,論特效不如CG;論身體,極限比賽球賽雜耍特技那些更具大眾娛樂性;如果說可與觀眾親密接觸,似乎又不如心靈成長團體般直接;論與受眾的互動性,其實許多電玩甚至如臉書等微網誌都做得更好。就市場性來看,早就該換頻道了。如果說她可以拿來討論甚麼議題,那不是真的開場座談說明會更直接而清晰?"以上皆非"之後是甚麼?

1 則留言:

naiwen 提到...

回應老斌:我一向不太回應回應,因為惟恐是加演版的自說自話,但這惟恐又惟恐造成回應者的自說自話,所以還是回應在此:甚麼是小劇場可能不是一個正確的命題,但卻可以是用表演來成立的命題.用表演來解答問題何其沉重而迂迴?所以重點從不在提供答案,而在敲擊這問題的方式,play在其中.不管你對這些問題的理解是甚麼,至少一下子看到近十種迥異於主流戲劇的表現形式,我認為享受它是最要緊的事,我們也盡量傳達enjoy it的感覺.我喜歡你說演員是靈魂,確實透過他們的精湛演技才能將看似胡鬧瞎掰的梗變得值得享受,也透過觀眾的思索它才有被思索的價值,如果觀眾只是笑那它僅止於一場娛樂可也沒關係.社會那題沒有回答是有點可惜,確實是該提出的命題,但若尚未找到表現的形式或並不適合在該空間表現的我就捨棄掉了.這齣戲給我自己的挑戰和快樂就是:學著不要閃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