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0/12/10

補記8213[非關舞蹈]藝術節


創作原本是突破限制和約束、釋放想像力和創造力的一件事,但若想著「我要創作一部舞蹈作品」,無意間已替自己預設門檻,一切至少都必須在「舞蹈」的規格裡進行。因此8213舞團「非關舞蹈」的策畫構想,恰巧為舞蹈表演解除了這道緊箍咒,讓一群習慣「舞蹈」的人跳出「舞蹈」的框架,思考自己想說甚麼?非用身體表現的是甚麼?同時也容納其他「非舞蹈」類的身體創作者加入,一起在劇場較勁。

雖說是「藝術節」,但並沒有百貨行的琳瑯滿目感,反覺得小而美、猶如表演精品店。沒有文宣上所說華山論劍的波瀾壯闊,但卻有種以創作為出發點、誠懇而自在、輕鬆解放的質感。創作者兼表演者的五部單人小品,綴成一夜節目。五種不同的創意、五種肢體美學、搭配到位的燈光和音樂,整體來說是很不錯的節目。

牯嶺街小劇場的黑盒空間,小而親密,很適合創作者直接面對觀眾,以分享的態度傳達創作理念。朱星朗的《12》就充分應用這個特點,他將十二場表演設為一整體,每一場都是十二分之一,每一晚的演出內容都不同,連服裝都不一樣。我分享到的那十二分之一,他的舞服是一張床單—似乎是舞者巡迴國外時最親密的伴侶,在他緩緩舞動肢體的時候,床單覆著他的皮膚,而燈光又覆著他的形體—一無所有的空台上只靠燈光決定空間的氛圍—當全體融合的一瞬間,燈光、衣物、人體,彷彿互相擁吻著達到最適切形體姿態,十分簡單而動人。

在李名正的《警戒區》,燈光也有非常精采的演繹,尤其腳燈運用精彩,尤其當姿勢固定而燈光遊走,影子飛舞如劍俠的一刻,幾乎反轉了肢體和燈光的主從關係。而李名正三段式的蛻變,其造型和肢體風格的落差也令人印象深刻。不過等到演後座談時我才發現我對整個舞作是個「誤讀」,舞蹈家講的我都沒看到,我看到的是其他的東西。

換場後是默劇表演者姚尚德的《血肉》,他是「非關舞蹈」中唯一的非舞者,他的作品質感也迥異於其他四個—他不是讓身體輕盈駕馭推動意念前行,而是讓意念痛苦地鞭笞凌虐肉體;而題材重--控訴巴基斯坦難民營的囚犯遭遇——沉得幾乎讓人難以吞嚥。這也是燈光幫助得最少的一部作品,甚至我覺得也不那麼適合在牯嶺街的空間,它削減了尚德砸出石頭的力度。但這支不甚可口的作品事後卻令我回想最久:若石頭代表了無情打在人血肉上的砲彈,美國人的砲彈是往外丟的,遠離自己的血肉;而伊斯蘭炸彈自殺客的砲彈卻是往內砸的,那是先咬噬、碎裂自己血肉之後再擴大破壞——那是甚麼造成兩個世界對血肉截然不同的觀點?

Casey Avaunt編舞、孫梲泰表演的《227號-進來》是一部從概念到形式執行得無懈可擊的一部作品,嚴肅的出發點,最後娛樂效果十足。據我所知沒有當過一天上班族的孫梲泰(如果我錯了你可以指正我),扮起上班族說服力百分之百,以幽默又敏捷的方式諷刺工業化社會消抹個人意志的集體工作場的現實。對這部作品實在無需要過多的言語,我沒有其他的話好說,只說如果這能成為鴻海尾牙節目的話,那台灣人就太屌了。

壓軸詹天甄的《超腦人夏日行程表》,上半身裹著羽絨雪衣,下半身紅色高衩泳裝足登高跟鞋,相當有議題性的造型,只見她在鎂光燈前「有意識」地擺姿勢,後來索性跳入觀眾席、徹底倘佯在觀眾的擁抱中,走回舞台後又幾乎被光芒萬丈射死,我不禁連想到人被商品化的結果—不過這又是我的誤讀,演後座談時才知道創作者想談的是全球暖化,無怪最後一段布農詩歌我總覺對不到焦。

但無所謂啦,肢體本是種「抽象」溝通,概念經常顯得無用。這個「藝術節」還有一點令人讚賞的是節奏的調度,這點非歸功於策展人孫梲泰不可。將五支調性迥異、對技術的要求各不相同的作品置於一晚,非但沒有手忙腳亂,反而讓我們看到創作者互相幫襯、在自己的時段當主角、在別人的時段當工友的群策群力。今年下半年全台北表演票房一片青綠綠慘兮兮的景況中,一個清新的作品很容易淹沒在五花八門的活動裡,殊為可惜。

「非關舞蹈」部落格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親愛的乃文姐

看完妳的筆記後 我竟然都哭了....
我很激動..很激動..
與你報告
明年的非關二藝術節 補助沒有過...
但是 梲泰是不會放棄ㄉ
我們將改成雙年展方式
我們在2012年會再出發ㄉ
謝謝妳
孫梲泰

naiwen 提到...

梲泰
別難過
人生多艱辛挫折
再接再勵就好了
加油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