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2/12

《慾望之翼》記者會

現代舞。台詞。劇場。多媒體。裝置藝術。
影片節錄請看TIF官方網站
有獎徵文活動請往TIF部落格


據說ALAS現代舞團在西班牙的地位就像雲門舞集在台灣的地位;藝術總監Nacho Duato就像西班牙的林懷民一樣。2004年ALAS曾來台,那趟Nacho Duato沒來,這次Nacho Duato不但來, 還要在上台跳舞。

已年逾50可能沒有年輕挺拔的身體和巔峰體能,但許芳宜說她非常期待, 看一個大師的存在感和美麗,不純粹技巧的。

宣告記者會上除了舞蹈家許芳宜,還有電影評論家聞天祥、精神科醫生鄧惠文,這種組合真「跨界」。這支舞取材自 改編自德國重量級導演溫德斯(Wim Wenders)的同名電影。看過電影的人都記得黑白攝影,天使穿著沈重的黑色大衣,懸在柏林上空,不時站在凡人旁邊,聽凡人心中種種竊竊私語。他也思考,也跟著感受,但他絕不插手,不搭腔,不被看見。天使的語言就像哲學詩一樣。上天下地無所不往的天使,卻羨慕起馬戲團的空中飛人演員--那借助繩索才能稍微抗拒地心引力的凡間女子。

天使下凡後,一切恢復成有色彩的。

ALAS的《慾望之翼》也是有色的。俊美修長的舞者以芭蕾為基礎,動作完美,能量澎湃地演繹人間慾望。而舞台中央透明的巨大冰柱,是囚禁天使的地方,象徵天使只能作壁上觀,摸不到、觸不著、活不到。

舞蹈中並且有台詞,用電影中那些充滿哲理和詩意的對白。

文宣寫得很美:「慾望,使天使遺棄了他的翅膀。」

回到記者會現場,聞天祥先娓娓描述電影《慾望之翼》中的情節和譬喻,還有關於導演和女主角的小八卦。接著精神科醫生把替角色作精神分析:天使捨棄旁觀的冷靜、旁觀的永生,而選擇投入當下的擁有,表現出人性對體驗的渴望。但體驗同時可能會受傷。當一個人不想受傷時,就會躲回自己的塔裡。作為看盡許多痛苦人心的精神科醫生,她說:當你相信一段體驗是有意義的時候,痛苦也變得較堪忍受了(這就是我們相信人生一定有意義的原因吧)。

舞技超群的許芳宜則用身體描述她的感受:看錄影帶的時候, 每個瞬間都讓她懸念不已,驚喜連連,又每個動作都可以停格為一幅畫,和音樂、燈光都搭配得天衣無縫, 六十分鐘她動都沒動一下,結果片子看完她的身體也僵硬了。

她特別喜歡其中一段龐克的舞蹈:「豪放、誠實、用力」,人就該這樣對待慾望!許芳宜說,ALAS舞者身體非常自在,作為職業舞者必須累積二三十年基本功夫,才做得到身體的自由自在無所不往。她覺得這支舞各方面藝術元素都非常精彩,很推薦給對創作有興趣的人前來觀賞。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