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2/25

每週2009春遊

每週看戲俱樂部的編輯們一個個比忙,比行程遠,不是薛西在花蓮,就是瑋廉去印度,不然就是輯米到香港,加上人數激增,很難有全員到齊的時刻。感謝薛西促成了這場每週春遊。每週一票「資深戲迷」來到花蓮,和阿美族港口部落自組的Ce'po(者播)劇團相見歡戲劇交流,寓「教」於樂,一舉雙得。每週還意外遇到已考上東華大學研究所的每週之友潛水客一名。

港口mokutaay,混濁的意思。河海交會,因而混濁。Ce'po是古地名,出海口的意思。部落位置,附近離秀姑巒溪出海口(靜浦)很近,我們住石梯漁港的民宿。參觀了當地以原住民工藝為主的升火工作室、項鍊工作室,和莎娃綠岸(可以喝咖啡花木扶疏依那人親切的地方)。

「上課」的地方在活動中心。說上課其實搞不清楚是他們大開眼界還是我們大開眼界。劇團成員主要是不太講國語的老人家,身體語彙全來自大自然:種菜、剝水果、捲煙葉、打山豬。 他們給我看的演出記錄,一段歌舞儀式一段劇情,有如希臘劇場的雛型;全用母語演出,還多虧巴奈幫我翻譯才看懂劇情。

我們學表演的教肢體、做導演的教遊戲,念舞蹈理論的放影片欣賞,瞇帶了創意聯想。他們希望我教編劇,但我覺得適用於漢人的那套好像並不適合原住民,表達情感的方式是整個的不一樣。都市人深深陷於社會框架,必須用那麼多情節和機巧去勾出人心內暗藏的情愫;然原住民的情感那麼直接,不用拐彎抹角就唱給你聽,還有唱有和呢,伴著風聲海潮聲酒瓶聲,說故事於無時無刻。我翻翻我帶去的劇本:浴缸裡調情、醫院裡革命、在客廳眉來眼去,辦公室鉤心鬥角……,總覺得彆扭。編劇課的後半截主題漸漸滑入小米酒應該怎麼釀……。

但我們都不善酒,九點就告辭回民宿,民宿老闆正在唱卡拉OK,看見我們就很客氣禮讓一下,此一禮讓引發驚天地動鬼神的每週狂歌夜。不知道是我們唱得太好還是氣勢太盛,店家突然消失到隔壁去,我們唱到打烊還意猶未盡,跑到海堤上接力唱,直唱到海防隊爬上提防來關切。

每週人真不是蓋的,臥虎藏龍,個個身懷絕計。照我看,不僅新店奶茶幫主辦的運動會被咱輕鬆奪魁(也因為今年老鼠屎本人外借的關係),要是辦個KTV大賽,想必我們也很難輸得掉啊,哇哈哈。

Ce'po預定在項鍊工作室旁,一塊背山面海的平地蓋劇場,今年夏天完工。正在考慮如何讓劇場多功能,因為希望劇場不只給自己用也招徠外面的劇團。想是蓋劇場的經費有了,但邀請外面劇團來策展的經費還沒有。想起台灣一貫硬體先就位,軟體以後再說的文化建設方式,從中央給錢的方法漸漸濡染給所有人的思惟,不禁黯然。

2 則留言:

提到...

新店奶茶幫辦運動會是公益慈善活動,
以後我們會要第一名的隊伍捐出獎品義賣,
所得就給Ce'po好了...

(噗...還沒跟總籌梁小黑報備...)

naiwen 提到...

我老實說
Cepo比每週有錢
好歹他們還有原委會和縣文化局的關切
我們只有熱情和奉獻精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