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4/17

直抵五內的儀式—談身聲劇場《光.音》


時間:4/12-13
地點:澳門牛房倉庫

所有的「明」與「悟」都是從「暗」與「聵」而來。

當你坐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抓不著時,你所能做只有將五感盡量打開,眼睛不放過任何一絲光線,耳朵敏察最輕微的聲響,而不知不覺心靈隨著感官敞開,本能甦醒了,靈魂攝取流淌於空氣裡的光線與聲音——這就是來自台灣「身聲劇場」《光.音》的體驗起點。

《光.音》在2004年首演當年,入選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評審之一黃寤蘭評語為:「有效創造了素材所能產生的詭魅動人氛圍,讓參與者恍如經歷一場表演的盛宴。」。另一評審楊美英對《光.音》評價為:「2004台灣小劇場於替代性展演空間創作成功的一頁」。2008年「身聲劇場」創團十周年慶,又將這部代表作重新製作。

成立十一個年頭的身聲劇場,以現代劇場結合擊樂與肢體的表演形式斬露頭角。「身聲劇場」顧名思義就是「身體」和「聲音」的劇場,兩者既是媒介也是目的,探索肢體、人聲、節奏和器樂的無限可能性。

團長簡妍臻和藝術總監吳忠良是夫妻。我還記得最初他們在大樓頂的違建加蓋排練場,像一座空中車庫,鋪黑膠地板,擺滿各地蒐集的古怪樂器--超越國界和文化,如同他們所關切--人內在最本然的真實力量,也是超越國界和文化的。十年前台灣社會洋溢著勇於探索與實驗的青春氣息,七、八個年輕人就在那空中車庫裡敲敲打打、自我鍛鍊、追尋純粹。

身聲的演出形式,超越台詞、劇情、一般定義的「戲劇」;甚至也難以被分類,戲劇?舞蹈?音樂?我們只能稱之為跨領域表演。他們也往往不在傳統劇院空間演出,而偏好非制式另類空間:華山廢酒廠的空廠房、寶藏巖高高低低的河濱台地…..都曾是他們的舞台。ㄧ般劇團不考慮的天然環境和廢墟,卻是他們的最愛,他們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如2008年版《光.音》在竹圍工作室十二柱空間演出--是座中央擋著十二根柱子的鐵皮屋,沒有空調,沒有軟墊椅,視角詭異,星光會漏進屋頂,水滴鐵皮上的聲音都聽得見—然身聲卻充分利用環境,表現出身體動能的原始性與自然氣息,與幽微詭魅的氛圍。

《光.音》創作動機來自吳忠良成為人父的經驗:衝撞青年漸漸成熟,目睹妻子懷孕生子的過程,他體會到世間最強壯的力量,是誕生的力量,而非男人用肌肉筋骨拼出來的陽強。《光.音》成功結合音樂、戲劇、肢體、儀式、環境等元素,以綿延的吟唱與身體的流動為主軸,搭配器樂,漸漸讓讓觀眾有如沉浸於「古老音樂會」的儀式中,成為演出儀式中的一份子。

「演出本身像是一首流動在空氣中可以看到也可以呼吸到的詩。」欣賞《光.音》,不必太焦急於是不是「懂」它的涵義,只需問自己是否「感受」到什麼?如是你將發現:感受是一種身體、心智、魂魄的共同運動,而你所做的不是觀賞,而是與時
間及空間之詩共振。

其他報導:

澳門日報(衆藝館)身聲劇場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