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4/12

旅行的必要


出發前檢查:隨身手袋,電腦公事包,中型行李箱—怎麼裝不滿?衣物、化妝品、充電器、拖鞋,好像沒漏,原來生活需要的只有這麼多,不滿一只行李箱。

許是因澳門畢竟不遠,跟搭國光號到台中差不多,只多本護照機票,時間更短。平日心思匆忽粗率,前一天還陸續邀朋友來家攪和,直到出發當天,摸著行李箱邊緣,才確實有一點將旅行的感覺。旅行帶給我的興奮感不像年輕時那麼強烈了,但旅而行還是旅行,旅行意味著變化,旅行意味著不一樣,意味著可能不太舒適,但正因為環境不再熟悉而舒服,而把因什麼都覺得理所當然,什麼都好像可以明天再做而日漸鈍化的神經喚醒,提醒我實在錯得離譜;沒有一天是一樣的,沒有一日可以重來,沒有一個地方不會變老,沒有一個人不需要被更理解,沒有一天不可以是生命轉彎的關鍵點。

旅行從提行李箱出門那刻開始(連貓都感覺異樣從午盹裡驚醒),桃園來來去去的旅客大都是東方面孔,有的說香港話、有的說日本話、有的說台語,誰也不知誰的歷史,我從這一刻已開始看戲:大舞台是寬闊冷調的候機室,人的質地無非就從走路的姿勢、臉上的表情,說話的口吻,顯現出來—一個姿態好看的人竟如此難找。

月升時刻,飛機正靜靜行駛於雲海上,月的位置忽高忽低,月光淡淡灑在機翼上,今天是滿月。

聽說人老的時候偏特別記得青春時代的往事,點點滴滴,浮光掠影,卻歷歷如目。人只會記得自己腦神經尚未鈍化前的經往,能讓腦神經警敏的只有三個理由:年輕,戀愛,旅行。那如果我不再年輕,也不談戀愛,那就旅行去吧。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