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0/03/16

也算"出書"吧,只是......

書名:藝術與社會:當代藝術家專文與訪談
主編:鄭慧華
出版社:台北市立美術館
出版日期:2009年12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0219968


我覺得如果文化有價,台灣「文化創意產業」才算有個起頭。

藝術評論者兼策展人鄭慧華主編的《藝術與社會》,以訪談形式為主,評介五位藝術家和二個藝術團體:王墨林、陳界仁、謝英俊、林其蔚、Jeremy Deller、Superflex、The Yes Men,分別來自行為藝術、建築、聲音藝術、文化行動等領域,聚焦於他們如何以藝術創作介入社會,從事具有政治性和批判力和文化實踐。據說這是一項「紙上策展」。

我從前為<藝術觀點>雜誌撰寫的王墨林專訪文也被選入其中,因此有幸與久仰的評論家:林志明、游崴、張鐵志、阮慶岳、羅悅全、高子衿、林心如等並列為作者。書名雖工整無奇,但內文和版面的編輯相當用心,鄭慧華小姐應是位學養和品味俱豐的文化工作者,使我對當初接到邀稿電話時的冷淡感到有些抱歉。

我不知道文化無價的禍首是從哪裡開始的。

一群學者雲集的戲劇學會上,有幹部提案出書,說了合作出版社,說了曝光露出平台,說了要找年輕專業而且文筆好的作者群,說了版稅可以補貼經費困窘的學會等美好願景之後,只有我關心這問題:「給作者的稿費多少?」聳聳肩回答我:一字八毛買斷,說得正氣浩然。一瞬間使我明白,我跟那些學者專家都不一樣,我是一個「來自基層的人」。

如果我幫書、音響、美食、3C用品、EMBA招生……寫篇置入性行銷的文字都有四塊八毛台幣,寫博物館、寫藝術節、寫老少咸宜的戲劇史,卻只有零點八毛台幣,我應該如何向自己界定文化的價值?

價值不等於價格,這道理我明白,我已經用這個來說服自己無數次了;因為你不寫別人會寫而且不見得寫得比你好,這說辭我也被別人催眠過好幾遍。不憑知名度和關係,想憑「專業程度」,沒靠山,想憑「真知灼見」,大家給你鼓鼓掌!但要靠這個養活自己,真還不如寫八卦,寫羅曼史來得實際。想想看你一字零點八毛,寫五千字,要先翻三天資料,集中精神三天構思寫作,之前還開會溝通兩次,訪問兩次,電話傳真車馬費都沒算,更不提從前讀專門系所的教育投資,結果你寫的東西比消耗品還不值錢......很多。

你可以選其它「實用」一點兒的工作當作主業:教書、做行政、做編輯、接企劃案連帶執行,搞宣傳行銷;就是別光靠生產文字為生,特別是寫評論寫文化觀察。就台灣市場結構來看,文化和藝術都只能算副業,沾光養名,增加氣質,別認真當職業。我並無沒半點文化藝術重於一切的高尚理想,只想本本分分認真工作,求個平平實實的基本生活經濟,結論卻是不靠資本家豢養,不向市場靠攏,不接衙門的案,不替人家擦脂抹粉,僅憑文化素養和獨立判斷,貧無立錐之地,無怪讀書人的腰桿直不起來。

當初聽到無酬轉載時我就這心情,心境蒼涼,語氣就未免酸苦。可嘆的是當我自己當編輯時,也老是接到上級「沒稿費預算」的指令,必須痛苦地去剝削別的寫手,搞文化的個體戶。每多一次轉載,他們就被剝一層皮,文化無價嘛,誰活該倒楣?

一篇文章能被不同的媒體轉載,它必然代表某種品質肯定,在知識傳播上也更有效益,不必再差個腦袋去寫大同小異的東西。轉載,應該要有個公定價,即便微薄如牛毛,對出資者不痛不癢,對生產者至少是個積少成多的指望,不是嗎?個人免費部落格也就罷了,怎麼連政府出版品都不能率先示範?一本書,最重要就是內容;內容,不就靠那些鬻字求生者報酬微薄的奉獻嗎?知識,品味,文化,不從這裡反映成本,不重視人才,大談產業會不會太遙遠?政府撥出再多預算,也只是分配者的遊戲而已:國家預算給一百,財團企業先拿九十,剩下八九花在企劃行銷宣傳,剩下一給真正在生產的人,管你是上螺絲釘或搖筆桿--整個國家都留在傳統產業的思維裡,卻侈言文創產業。

上禮拜大教授問我:你在外面這麼「大尾」了,幹嘛回學校念書?豈不知管你寫到天上人間,有錢有權才算真實力。沒搭上產官學合作鏈的「文化人」、「寫手」們,不過是一條條中看不中用、活該被剝削的小魚罷了——這些,豈是「專家學者」們所能體會的呢?

順便轉載:新時代魯迅? 韓寒批時政不手軟
目前關於現年二十七歲的韓寒的話題,是他即將發行一份文學期刊《獨唱團》,並準備對稿件發出超越大陸當前行情十倍到四十倍的稿酬,每千字一千元至二千元人民幣。解釋這麼做的原因,他在博客中說,目的就是要抬高中國文化市場的價碼,因為「中國做文化的人都窮成這樣,我沒有臉面說自己是文化大國的。」

1 則留言:

薛西 提到...

想買這本耶,但沒機會去北美館。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