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0/09/03

《我的華麗日記》

時間:2010/09/02 20:00
地點:華山果酒二樓
演出:Be劇團


挺喜歡果酒禮堂的空間感和燈光設計的概念,如果這是女子天團SHE三女著背心小短褲,把私底下生活的行為搬上舞台,就相當符合所謂華麗日記的定義;或者完全不寫實地由三個芭比娃娃模擬真人情態,也是一種華麗日記;這戲則介於兩者之間。

其實越正常的越是難演。因為你以為的「正常」說不定融入了許多假冒,不自覺的假冒放在舞台上是很可怕的。

三個女生從帶著面膜演出,露出真面目,到最後誰殺了Fiona的羅生門出現,這部戲一直有辯證著真實或偽裝的意味。從模仿自然(但在我看來其實是偽裝自然),到用各種遊戲或競賽方式逼出演員的真實情態(我最喜歡用猜拳影響走位這一段,簡單有效果),最後幾乎是象徵手法,形象化互相依賴也互相毀滅的關係。我覺得越到後面越顯出導演的知識份子氣質。

挺喜歡節目單的構想,但當我看到導演的話說想符合「大眾品味」時,嚇一大跳。因為無論如何這戲我都聯想不到大眾品味。

雖然還有很多生嫩的地方,不過我覺得台北藝穗節最可貴的地方在:讓年輕人在比較低的門檻條件下(雖然相對地也在有限條件下造成兵荒馬亂),初試啼聲,勇敢表達自己的想法。為了這份勇氣,謝幕時我用力鼓掌。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