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3/02/19

[戲外拾瑣]一齣戲與一截人生



我在劇場外

因為記錯開演時間而坐等二十分鐘,為了看這部戲我割捨了更早開始的另一齣戲,這意外餘隙出來的時間煽動我內心隱隱的懊惱:或許我應該等那齣結束再趕過來,或許這齣戲不會準時開場所以剛剛好來得及,或許這齣是少看十分鐘也無傷的鬆散演出,或許看完前一齣就憊懶了我便不會出現在此,或許會看完精神更亢奮而連趕兩場…..

以上全是不可驗證的假設。因為在這當下,我坐在這裡,我不在那裏,注定把我人生的這一刻留給了這齣戲,錯過那齣戲;與甲同在,與乙無緣,就像人生一樣。當下只能選擇一個行動、一種信念、一個愛情,起手無悔,不可逆轉。

戲劇藝術的傳播方式,是世間少有超級頑固的老古董。在二十一世紀,不管甚麼訊息一秒之內就可以傳播全世界,一瞬間就可以跟十萬八千里以外的人通話,隨時你都在與地球上好幾萬人同享一個畫面、一截聲音、一段文字;還可以玩時光暫停的魔術:下次你上網時再看留存網頁,或下載檔案等有空再細看。可是戲劇不行。

即使戲劇的內容和形式已經百轉千迴、千姿百態,但它的傳遞方式,依然與三千年前老戲劇無太大差異:以肉身相遇,以身體力行,一逝不返,不再經歷。這種時間和空間的嚴格限制,使得看戲本身,與人真實生命的過程無比接近。

不知是否因為這緣故,我對戲劇有種特殊期待。每次走進劇場,我都會悄悄希望這會是一場改變生命的約會,超越日常生活,讓靈魂新陳代謝,讓生命發生質變;而當發生當下,我絕對百分之百,在場

(首登於《劇場閱讀》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