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03/03

半場《高熱103度》


拷問的道具是燈泡,
自白的道具是麥克風。
普拉絲親愛的,
妳對著麥克風喃喃、告解、表白、亮相、發聲
無數語言投向世界
觀眾
背後的男人 和無所不在的
虛空。

親愛的妳身體埋入水中 但
冷卻不了一顆燙傷的心
妳噴出一長串灼熱的語言
說 說 說 又說
沒有蒸氣 空氣冰冷
妳的傷透明潔淨
顧爾德穿著巴哈的外套穿過地板

誰知道誰的?
文字 語言 瑣碎的念頭 滑過心頭 越理越亂的情緒
吸塵器哭號了起來

吸不進吸不盡

物的部分:吸塵器、木椅、貓腳浴缸、紅塑膠桶、白紙、麥克風。
心的部分:死亡、愛情、詩。
案發地點:普拉絲的心靈密室。

他的冷 對比她的熱
他的簡單 對比她的繁複
他沉穩鬆弛 她緊張兮兮
然他是她的鬼魅
多奇怪?
鬼魅舉止如常
而真人忽忽如狂,狀如厲鬼

一通電話 從多年之後打來
發問:妳是誰?
我是誰?
限妳在一生的時間內作答。
一生有多長?
三十年。

一講坦白就撩起裙襬
一講為什麼就敲腦殼
耍賴著要愛
她有時是女人 是女孩
他有時是父親 是情人
語緒堆中那個「媽」字讓我猛然坐起
那是生命深處的求救呼喚:
媽呀

導演說:這不是口腔的運動,
是心靈的運動。
你瞭解嗎?
痛苦、失落、嫉妒、後悔、渴望、無賴乃至無恥,
瞭解的。誰不瞭解?
但優雅,瞭解嗎?
她不僅僅痛苦而已
還費盡心機讓痛苦顯得優雅
費盡心機讓心的屍骸 值得閱讀

所以今天我坐在這裡。
今天我們坐在這裡。

排演時間:54分鐘。未完。2008年2月29日,在北藝大。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