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10/01

看排筆記《唉!地球~》和《PAUSE ∥》


兩廳院十月底開始的新人新視野系列以創新為名,文宣上說:「比產地直送的蚵仔還要新鮮」,一下子就勾起人家的嗅覺和味覺,讓人覺得饑腸轆轆(對不起,對海鮮過敏者請跳過這一段)。

首度一窺發展中的新作,帶著三分興奮五分好奇,我走進兩廳院大芭排練室,舞蹈Ⅰ(10/31-11/1 )陳宜君和黃彥文的舞者們已經在預備就緒,攝影機也就位(聽說紀錄片以後會在公共電視看到,《最遙遠的距離》導演執導喔)。除了燈光設計王志忠、舞台監督張隻財大哥外,今天吳義芳老師也親自來指導。

★陳宜君把地球擬人化

這個舞有五個舞者,含多媒體,二十分鐘。

陳宜君才畢業一年,但年輕不代表不嚴肅思考,題目很嚴肅:愛地球。然誠如眾人所悉,「愛地球 」已無可避免變質成「唉地球 」了,陳宜君承認自己其實對地球的未來感到悲觀,但她想用輕鬆的方式談論這件事。

沒錯,現場看到很多顏色鮮豔的塑膠填充氣球、游泳圈、空氣錘,還有超台雞毛撢子,全都顯出創作者「輕鬆化」的企圖。地球也整個被擬人化了。輕鬆。 但一架病床被推上舞台,開場就讓人就感覺到:地球病了,或人類病了,或者全都病了 。悲觀。輪床在舞台跑了一圈,心電圖的聲音好詭異,女人還是地球被診療中。悲觀。

然後動作停,一分鐘多媒體,轉折點,接著地球淹水、變成水世界—但我想肯定不是凱文科斯納那種水世界—因為急診室裡的地球、女人、護士,通通變成亂可愛的水生物,游來游去,挺像宜君自己寫的文案:「 如果數年後,人類要在水裡生活,我還是會樂觀的游 !!」不重不輕,不直也不曲的調調。

新人類的輕與重、悲觀或樂觀、適應和焦慮,怎樣奇異地捏在一起?《唉!地球~》裡也許有線索 。

★《PAUSE ∥》黃彥文叫回憶暫停

據說到時舞台是白的,五個內包高密度泡綿外包亮皮的軟cube是黑的,cube上的符號PAUSE 、PLAY、STOP、FORWARDS、REWARDS是白的,舞者全身穿黑的。黃彥文的《PAUSE ∥》是個黑白世界?

據說多媒體的部份是有色彩的,但是也不是太活潑的色彩。

黃彥文說因為回憶好像一張張黑白相片。回憶也許是不能繼續,所以按了 STOP, 所有的聲音畫面瞬間結束;也許是想把最美好的剎那凝固下來,所以 按了 PAUSE;無論如何我想能把回憶隨心所欲倒轉、快速滑過、暫停,或繼續的人,真是超奢侈,而編舞者就是享有這種特權的幸運兒,她可以把希望封住的時光,重現於舞台,每加演一場就重溫一回。

只見五枚控制時光行進速度和方向的按鍵(原本包在大塑膠袋,標示著道具),讓整個舞台變得像一個超大DVD面板,舞者在其中活力勃勃又自制地跳,然後,突然,黃彥文說卡,她說後面還要修,剛剛跳過的也還要改,所以先跳到這裡。

這個「 PAUSE! 」讓在場諸公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在下我也久久才回神,追問創作者。

問:對你來說,STOP 和 PAUSE 有什麼不一樣?

答:前一種比較現實,後一種比較夢幻,也不是說夢幻,而是比較檢視的角度,比較冷一點。

問:什麼叫做,冷,一點兒?

黃彥文說要一種很寧靜很直接很真實的身體質感。

問;多媒體的作用是什麼?

答:像舞者看著自己的回憶一樣。

問:是什麼樣的回憶片段?

答:有家人,也有愛情。

問:所以這是一支處理記憶的舞?

答:說不定是喔 。(笑)

問:編舞時先想到動作、畫面,還是意念?

黃彥文說她先有意念,畫面,動作只是表達意念的工具。

再聊下去,發現創作者都有類似的心思:愛隱藏自己的想像 ,怕給表演者先設框架,影響其發揮的空間;表演者則苦苦揣測創作者隱約晦澀的意圖,抓摸不著,最後乾脆給你冠上罪名:你跳tone。

我問黃彥文是不是很有自信,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所以敢大膽喊「 PAUSE 」 !

黃彥文說其實是覺得還不是自己要的樣子,怕指導委員和設計群針對當天定位,所以決定「 還是要誠實 」。

她說 :「 所以當天絕對是正在迷失的時候。 」但黃彥文笑起來很燦爛的樣子,一點兒都不顯得迷失。


其實仔細想一想:什麼是徬徨的樣子?什麼是恐懼的樣子?什麼是滿心困惑的樣子?根本沒有標準答案。誰都會把感情妥妥貼貼收藏在合宜的微笑和點頭底下,誰都看不見誰「 不准會客」的感情吧,所以,我們才這麼需要舞蹈,戲劇,詩歌,因為其中有赤裸的感情原貌......。

目前兩支舞的共同點:編舞者都才畢業一年,都有多媒體。

原載於新人新視野部落格

2 則留言:

jack 提到...

我是梲泰
我想請問
關於上次你看完無國界我的天堂排練以及最後的演出後的看法與心得
希望你願意與我分享妳的感想
對了!
有人要買DVD電視嗎?
謝謝
梲泰

naiwen 提到...

梲泰

你們巡演完以後
我有在育嘉的部落格留下一些感言
因為以為當面講時可以再多聊
(但是至今仍沒有機會碰面啊)
而育嘉也給了很棒的回答
關於作品的思索其實創作者往往會比觀眾深刻
作為觀眾可能僅僅在“旁觀者清“的優勢上
提醒一點點百密一疏之處
還有聊聊作品給我們的聯想

預報披露以後好像沒有人留言說想要耶
大概想說這又不是拍賣網站
目前我們正在規劃讓每週看戲俱樂部這個平台
將來有交流劇團物資的專屬版面
到時候一定會把這筆列入

乃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