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10/01

【預報】上默劇團《我從遙遠來》

上默劇團的戲我從遙遠來
劇名; 我從遙遠來Bardo Todel
演出:上默劇團
日期:2008年10月3~4日,7:30pm
 /10月4~5日,3:00pm
地點:台北西門紅樓
上默劇團
購票去

全長八十分鐘,無中場休息。東方默劇, 獨角戲 ,藏傳佛教,中陰救度密法。

上默劇團兩年以來的新作,今年夏天剛推出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還是第一次在國內演出。上陽明山去看錄影帶想像著演出的現場,南法的陽光空氣我吸不到,但走進了一個幽冥的劇場世界。

「中陰」是藏傳佛教說人斷氣以後,靈魂脫離軀殼的一段過程。對藏傳佛教一無所知的我,在團長兼編導兼唯一演員的孫麗翠娓娓解說下,逐步了解那神祕的靈魂途徑:清明、守靈、入身、離魂…….. 經歷八個階段,靈魂才真正從肉體的囚縛,或生的遺念中,解脫出來。我個人以為,稍微對這八個階段有所瞭解,比較能進入劇情。

1. 清明:「 敘述清明掃墓情境
以清唱、詩歌表現前去墓地的情懷 。」 在冥紙飛的葬禮氣氛中, 默劇演員從幾乎兩人高的巨偶—稱為大神,似乎象徵我們肉眼所能認證的軀殼和繁麗—中走出。靈體此時還記得俗世的儀典。

2. 守靈:「 回憶親人過世時的分離痛苦
活者的不捨與逝者的無奈 。」膝蓋偶與人的表演。人在掙脫前世記憶時,烙印最深的部份是親子關係。父母在梵文中稱guro,教師,意指父母是我們人生中第一個教師。

3. 入身: 「 難割情份的生身
附入死者肉體意圖與死者再度相會 。」講白點就是靈魂附體。

4. 離魂 :身體依次分解的狀態,由地、水、火、風、空,對應人五感消逝的順序為—嗅覺、視覺、聽覺、觸覺,四大分解

5 .明點 :「 當肉體分解後
意識進入更深層的明點境界
漸漸地呈現完全自由、清澈、無礙、光明的基礎地
還完本覺 。」這階段兩道地冥光,紅光向上,白光向下激射,稱為 紅白菩提 。

6. 明光:「 陰身隨著光色的變化
進入另一境界。」

7. 受生:「 隨著明光出現了中陰身的生命回顧
生前的往事在懊悔與喜善中前往來生。」 據說 靈體完全自由的階段,但也是最危險的階段,生前慾望冤親債主會在一瞬間全部湧現,一迷惑就會掉入業轉輪迴中。最後,大神從斑斕富麗到腐朽如骨。

8. 圓滿:如首場唱著六字大明咒,靈體完全自由了。同時象徵「 人生的起落終為圓滿 。」

我承認我個人相當幸運,有孫麗翠在旁娓娓解說(現在我把這幸運分享出來),當我瞭解那靈魂經歷的那一程程幽深、專注、寧靜、神祕的階段以後----絕對唯心 ----也有點被洗滌、淨化的感覺。 孫麗翠說就像人求道修行一樣,一關修過一關,有時以為修過而往往不然,永遠還有下一段進階。靈魂離體也必須經過這麼多階段。

孫麗翠說這戲其實並不在演示經義,而是把她自己對中陰救度的體悟做劇場化表現。所以與其用宗教的角度去考證,不如以藝術的角度去欣賞。

談起創作這齣戲的初衷,孫麗翠前幾年在亞維儂巡演《善哉吾人》時,有觀眾向她反應:妳每天砍殺自己的兒子(其中一段劇情)難道不感到痛苦嗎?我看了都痛苦。孫麗翠提醒觀眾戲就是戲之後,就慢慢孕想了另一個主題,為了解釋 生和死並非截然二分 ,甚至「了解死亡就是深入生命」,所以創作了這齣新戲 。由此可見《我從遙遠來》並不在讓觀眾一起經歷死亡的恐怖,而是從中體會生的喜悅和價值。

1 則留言:

blog marketing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