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5/17

饕餮吃掉我的腳

看了之後我一直想著在熒熒檯燈下盯著玻璃培養皿裡三隻乾蜥蜴的小孩,聽說母蜥蜴會一點一點吃掉公蜥蜴不流血的,讓人興奮不已但分不出哪隻公蜥哪隻母蜥只能盯緊著看,小孩嘴裡念著咻咻吃死它吃死它,這隻喊喊那隻催催,蜥蜴群卻一動不動提前死亡製成標本。

我的腳好痛,不知不覺動太多,我繼續緊盯舞台心情像死盯著蜥蜴的小孩,只是玻璃皿是豎得高高的,必須仰角40度,看裝錯盒子的死亡標本。

現在每天說七遍會很快好,每一段路花五倍時間走它,慢慢上床,慢慢下床,慢慢扶著牆走路,穿鞋很困難,覺得自己提前老邁。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