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2/06/28

排練華語新創劇本的理論與實踐1

6,25上午M-1 莊凱婷〈你說的害怕是什麼?〉What do you mean about feeling afraid? – Chuan, KT
文本:五個有姓名的角色,對話看似平常,但無法具體讀出意義。尤其最後一句台詞:我吃貓。」,是謎底。

工作重點:關鍵字具體的火或象徵的火;關鍵字真的貓或象徵的貓;貓對火的感覺是甚麼?到底害怕是甚麼?劇中沒有明說。經過抽象化、機械化、動物化、人類化幾個過程,最後人鼠交錯互動,甚至反轉

具體程序如下:
0.         提前十分鐘暖身。
1.       所有演員隨意走來走去。念著劇本。
2.       找句台詞,做一個動作。Inventing a figure¸不一定要與角色或台詞有關。用動作找動作,而不要從思考裡想動作。
3.       Repeating 那個動作。從抽象中尋找一寫實部分。先說再做、先做再說,或同時、
4.       從重覆中尋找自己是一個甚麼樣的machine,可以像機械一樣說台詞。
5.       從機械動作中尋找動物性,成為一隻甚麼動物。再說一次台詞。
6.       重複同樣的模式,從中找到一個人,放入慾望和動機。
7.       彼此發生互動關係。
8.       部分繼續演人,部分扮演動物。

觀察:對不習慣用身體表達的劇作者來說,直接跳進排練場,屏除分析,工作身體形象,有點困難。劇作者自己可以先旁觀,然後再說明創作理念。

巴教授評論:最後要找到一層意義,人為何能跟貓講話?是童話式的幻想?是寫實意義上的人類瘋了?還是別的?

劇作者說:她設想的五個角色其實只有兩個是人,三隻是家鼠,火是具體看得見的,害怕則否。

6,25上午M-14 羅忠韋〈殘室〉Dilapidated Undercroft – Lo, Chung-Wei
文本:關於作家和女演員的對話,因此兩兩一組分成四組。

工作重點:到底女演員是作家創造出來,或者作家是女演員幻想出來的?很曖昧的關係。但先不分析關係,而試著釐清兩人真實的距離以及在舞台上距離,形塑其形象。

觀察:不可思議地只有一組兩演員有身體接觸,他們身體位移不斷組合出風格化的構圖。其它組演出者距離都離得老遠,或蹲或站,或轉圈,或背對躺下,各自在各自的狀態裡,沒有交集。是否因為同學們個性含蓄,不好意思跟不太熟的工作夥伴發生身體接觸之緣故?

     *和對手近距離接觸與否,是一個很關鍵的決定。接觸之後,才會產生流動的關係。

巴教授評論:相同動作重複會讓我們看不出落差,以為是同件事反覆發生,慢慢觀眾會失去注意力。此外,當演員對角色太快有了斷定,從第一秒持續狀態到最後一秒,如此一來,就失去了尋找答案的過程和可能。

第二次重來時,第一組出現傀儡操作者和傀儡的關係。
劇作者說:他寫作時確實放入傀儡的意義,這是一場權力關係的角力。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