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7/15

《206:-)》

日期:2009/07/15
地點:淡水鎮立圖書館演藝廳
演出:基隆女中這個戲劇社
第九屆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

前兩隊都印了好漂亮的節目單,今天感覺比較「平實」。但是上面沒有列編劇。據說是集體創作,但集體也有個集體的範圍啊,是哪些人的集體創作?而且集體創作也不等於沒有編劇。

然而除此,基女的演出實在讓人驚豔。基於女校男女人數不平衡的先天條件,她們很聰明地挑選了以自己身邊的故事出發,順道解決服裝問題;外加一個歐巴桑麵攤,將空間適度拉出。對前舞台區的使用,群戲的處理層次、人物性格的塑造,手法都頗高明而沒有匠氣。

我想她們成功抓住了自己的優點和特色,想想看,有誰能比高中女生自己更演活高中女生自己?難能可貴的是劇情來自她們對自己生活的觀察和感想,平實生動,也頗有玩味之處。

劇情是某女中206班參加學校合唱比賽的準備過程,班長很用心準備,但是遇到段考和補習,不免有同學不能配合,而且對班長的做事方式很反感¬----對,就是這麼簡單到不行的劇情,但是細節鋪陳得細膩,演技自然,聲音咬字都恰到好處,導演調度節奏順暢,就成為一齣好看的戲;甚至讓觀眾有飆淚的衝動。

有人問我說是不是想起自己的高中經驗?非也非也,我記憶力差是有名的。而且老實說代溝也不是沒有,像那些彩色小蠟燭、向日葵、玫瑰花,我就完全冷感,不過這是個人品味問題不提。這部從小情小怨著手的戲其實也帶出了某些普遍性,怎麼說呢?補習、唸書、考試,這都是高中生一定要做的;就像成年人的我,找份工作、討好老闆或客戶、賺錢、然後學習再賺更多的錢,也是我們生存於社會的必要功課--但是除此之外呢?除了現實顧好自己之外,其他都不重要了嗎?像是:為有意義的事付出,幫好朋友的忙,說該說的話,做該做的事。一個人的價值,難道全在他能創造多少經濟利潤?當初馬克思提出剩餘價值,本來是指勞動價值和工資間的差異,完全是經濟上的計量,但不知怎的後來變成了一個人的參考值;如果一個人能為無關私利的事,撥出時間,奉獻關注,不知道這值多少錢?

有時我想,永遠聽爸媽老師的話,專心讀書,別無旁騖的乖學生,會不會被教養成一個自私自利的人?家長老師有意無意灌輸一種觀念:管好你自己;除此之外的事,好像都不被強調。

我很幸運遇到一群人,像每周看戲俱樂部的編輯們,我想說的是,成年人其實也有熱血。因為網站編輯是無給職,熱情是燃燒原料,因為熱情,所以無法衡量,也不能強求。今天如果有人講理由,不管說是事忙,出走,搬家,準備搬家,找工作,或準備去工作,或者沒心情甚麼的,我們也只能體諒,只能溝通,並永遠感謝對方已付出的部分,而常常自問讓大家感動而投入的理由,是更強了還是變弱了?每周可能不是最有效率的組織,但應該是全世界最有人性的組織吧。

離題甚遠。總之,聽說基隆女中已經在花樣年華蟬連三屆冠軍,看來再這樣下去,基女將變成台灣高中戲劇的品質保證喔。

其他評論:姜富琴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