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7/20

《Dreaming or Drowning》

日期:2009/07/16
地點:淡水鎮立圖書館演藝廳
演出:新店高中
第九屆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

不敢相信是高中生寫出來的劇本:性格身分截然不同的三種女人:T女高中生、酒家女、有家室的女強人,三條線交錯穿插,用夏娃和蛇和蘋果的神話故事和象徵,將整個故事統合起來。其中包含了夫妻失和、親子問題、外遇、聲色場所的打情罵俏和虛與委蛇、職場鬥爭、辦公室戀情、女同性戀、單戀、愛情上的爭風吃醋、挑逗纏綿……等等現實情節,填滿九十分鐘,好像集體要去拼奧斯卡金像獎一樣拼命。

但也果然是高中生寫出來的劇本,所謂樣樣精通樣樣稀鬆,台詞寫得聰明,其中不乏佳句,但情感上有點蜻蜓點水水,不深刻。高中生真是塊偉大的海棉,把所有接觸到的戲劇元素吸收進來,讓我看到了八點檔連續劇、流行文化、綜藝秀、通俗劇、學院派劇場技巧的集錦大拼貼。某方面來說這戲就像一面忠實的鏡子,呈現社會「看起來的樣子」。要說淺薄,那也是大人們淺薄,用這樣的戲劇文化餵養年輕人;要說角色徒具姿態缺乏深情,那也是大人們錯誤示範,讓社會充斥著這樣的氣質。

電視製作人可能會喜歡這種編劇,因為每分鐘都有梗,每次進廣告前都來高潮,都有爆點掀出來;就像聘請個廚子,懂得加蔥、加蒜、加辣椒、加醬油、加酒、加糖、加鹽、加XO醬、加紅酒醋,熱炒出五味雜陳氣味十足,不管怎樣感覺就很物超所值。劇情不一定能言之成理,角色性格不一定合乎人情,但一定很有話題性,能引起觀眾討論。

果然,看戲當下不斷聽到後座傳來話音:「太扯了吧!」、「都扔一千塊店賺翻了啦!」、「好陰陽怪氣一個人喔!」、「哇這種話也說得出口!」,一面又瞄到觀眾偷偷打簡訊,打哈欠,翻翻身,偶爾發發呆,但反應始終熱烈,劇情也隨時跟上,好像在家看電視劇一樣,偶爾來個廣告,當作調劑身心,上上廁所,喝口水,拿洋芋片,精神更好了再繼續看下去。

有人說創作多少由模仿開始,我覺得沒太多可苛責臨帖者,只是想到我們這些「大人」給了下一代甚麼樣的戲劇範本,不禁沮喪得說不出話來。


不一樣的觀點請看白樂惟老師所寫:

首先感謝乃文老師的邀稿。筆者在下許久沒寫劇評,一方面是研究所越念越覺得自己懂得越少,實在沒有能力去批評人家的戲。再者走到了創作人的身分,(筆者自稱是個編劇),尊重各種原生創作伴隨作品而來的動力和意念......和我主觀的判斷說不定是天差地遠的。

在新店高中的演出中。筆者有一些看法:

首先我佩服這個創作者的企圖心,企圖羅織世界上最複雜的事件---生殖慾望建構的人類愛情。編導用蛇的擬人化象徵授予三個主角各一顆蘋果,從這裡開始了三條劇情線。其中包括:褪色的愛(丈夫的背叛),要不到的愛(外遇酒家女),說不出口的愛(同性之愛)三種。編導無所不用其極讓每場戲充滿張力,添加更好看的衝突和高潮。雖然之中有著諸多缺漏,邏輯也不甚緊密,台詞流於一般。但是這種企圖心,筆者認為在許多同輩的創作者身上看到的,尚遠遠不及他們---這當然包括我在內。

至於編導描繪的慾望世界是什麼樣? 筆者無權去清楚告訴你們是不是真的長那樣?!因為描繪看到的世界這個議題,同時是我身為編劇一輩子的功課。我只能這麼說,編劇的世界取決於創作者活著怎麼看這個世界。而你們演出了這樣一個劇本,創造了這樣一個世界。你們在這個年紀已能借用許許多多你們平常能輕鬆接收的媒材,然後稀哩呼嚕表達了。這點可圈可點,筆者覺得很夠嗆的!!!

(btw, 筆者高中時,連個班會狗屁意見,尚不敢舉手發言)

而你們已是這樣地活,這樣地看。而身為觀眾的我看到了,也感受到了。筆者相信這種表達你們世界的動力和熱情(常常也就是創作的原動力。)會驅使你們努力精進各種有關戲劇技巧,同時帶領你們更往前去直接刺探這慾望世界的虛實。

至於高潮的堆疊,編導運用了許多的顯而易見的肢體衝突,光呼巴掌就有三場之多,是不是有些老梗啊!?吸引觀眾的元素是都有用到,像是有關情色的酒店文化,酒家女的美麗與哀愁。以及家庭劇常見的衝突:親子的冷淡,老公外遇後熟女OL的愛欲情仇; 以及話題性十足的禁忌同性之愛。老實說每條線抽出來都可以大書特書一部大戲。但是這整個戲裝太滿了太貪心了,以致於偏離生活的真實太遙遠。就像是裝滿了水的水桶,一要行動或著搬運,搖晃出來的水,就足以讓整桶水看起來少了一半之多。這點需要節制,因為節制與藏鋒,可以讓觀眾滿心期待以及淺嚐體會。

筆者的總評是:如果戲分為好看與不好看,你們的戲是好看的! 如果戲分為真實與不真實,那你們的戲是稍嫌不真實的。

最後我想跟乃文老師分享: 梗不在俗 有心則靈 戲不在深 好看則名

我相信戲劇的存在有諸多形式,更有諸多功用。而戲在人為,就像是人同樣需要各式各樣的朋友,和食用各式各樣的食物。如果偏廢,會建立一種品味,(那也沒錯),但卻也是一種浪費。我相信戲是上帝創造來陪伴人類最偉大的禮物。戲劇常常帶領我們走過像是人生卻又不是人生的境地,藉此走過人生諸多苦難與不平……

我喜歡我媽看戲的態度,她知道有什麼戲,是可以一邊摺衣服地看,不必太緊緊跟著劇情走,偶而插插話告訴我鄰居家裡發生了什麼事,間或提醒我人生的道理。另外她在看麥迪遜之橋重播時,卻是一分一秒,也不敢失神,更不准我發出半點聲音。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