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8/09/09

訪後心得


看排中,一位肩部受傷的舞者因為看診而遲到。肩傷是上次排練時扛女舞者過肩不小心閃到,現在肩上貼一大塊膏藥,暫時不能扛人,但其他部份還是要跟著練。

正式演出前能不能好?要不要休息幾天?

場邊Amy快速告訴我:雲門下週三就赴馬尼拉演《水月》,回台三天後演《花語》,三天內要在裝台完成,先嘉義首演,十月巡迴台北,一結束就飛德國烏帕塔,參加碧娜·鮑許舞蹈藝術節(PINA BAUSCH DANCE FESTIVA
,帶去的是《風影》。換句話說,作為一支「國際舞團」代價就是馬不停蹄的國內外巡演行程。而作為一名「職業舞者」代價就是身體不停不停地操演,肌肉、汗水、技巧、心靈,全力付出,換得舞台上一剎那魔魅人心的美麗。

所以舞者跟運動員一樣,職涯生命有限。麗似春花,短如朝露。可是職業舞者的路比職業運動員窄得多了,問問當今運動市場和藝術市場的比例即可知,每天收看球賽的人比每天看舞蹈的人多多少啊!而明明,舞者的培養何其昂貴,天分何其難得。

奧運比賽人人都知道,至於什麼什麼藝術節舞蹈節,好像永遠屬於少數、尖端、小眾。 2008奧運不遠,所以數字還在腦子裡:台灣奧委會規定參加奧運的國手奪金可領新台幣1200萬元、銀牌700萬元、銅牌則是500萬元,第四名300萬,第五至第八名獎金在90萬元至150萬元間。雖然獎金不代表一切,但至少表示國家對「價值」的一點獎勵。

舞者,即使雲門舞者,全世界跑,也不可能拿個銅牌銀牌什麼的,也不可能賺到電視實況轉播,也沒個藝委會幫表演者的爭取獎勵。套句流行說法:搞藝術的,真瞎。


4 則留言:

lin 提到...

這一篇看了鼻酸酸

喬色分

最多五隻 提到...

我也在國家劇院的側台直擊
只能說
一流dancer
也有一流的壓力與辛苦

Ruping 提到...

可以讓我加入流眼淚的行列嗎
快樂辛苦值得失落又甘願的五味雜陳
年底見

naiwen 提到...

妳已經是了啊
又瞎又厲害得叫人趴倒的舞者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