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6/05

[宅書寫]砂鍋煮飯

宅在家裡會想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從日本電視節目裡學來把昨天火鍋吃剩、沒火鍋料的湯,加入生米,一起放在砂鍋內燉煮,一冒煙就關火,悶個二十分鐘,米熟就透成飯了。

左一問我好吃嗎?我突然發現其實我享受的一種想像,想像一粒粒平淡少滋味的白米,因為吸飽了雜菜湯汁,變身成一顆顆美味珍饈。

這料理涵藏一種人的秘密渴望:平凡,變身,超凡。

每個人都是一粒米--當你從天橋上往下看,或到跨年演唱會去人擠人,或從厚厚檔案找出某一個人的履歷或試卷記錄,你就瞭解我的意思--然而,你會說:嘿,我這個人有點不一樣;你不是標榜自己「特異人種」、「超人」(尼采定義的那種)、蜘蛛人或X-man(是的話你反而匿聲),你會說我做過甚麼事、我念過多少書、我經歷過甚麼、我看過甚麼,就像吸飽了肉汁蔬菜大骨熬煮的萃取湯汁過的一粒米,你已不再是普通的白米。

每當我們去看一齣戲的時候,難道不是希望由於外在的甚麼,滲透進我們自己的心裡,成為我們自身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那很可能本來就是我們所可以有的。我們總是期待自己可以成為某一種人,只等待被誘發、熬煮、引爆……。

吸飽一點兒啊,吸飽一點兒啊,我對著藏砂鍋內慢慢吐著熱煙的白米們默聲祝禱。分不清自己著迷的是這種料理法(因為還滿簡單的),還是由於這類想像?

我不知道人是否有所謂本質的東西,但是我覺得作為一個人,能夠吸收、理解、消化、感受世上種種事物,引發種種想法,甚至因而改變自己,是最奇妙也最美妙的所在。有時遇到某個人,說著十年他告訴我的事情,抱著他24歲那年的想法活到64歲,我總感到一股無可壓抑的悲哀。雖然他可能是我的父母我的上司我的長輩,我感到失望,並且悲傷--可能想到自己說不定有一天也會變成這樣。

那麼人還活得不如砂鍋裡的一顆米,不是嗎?

米無法判斷自己的無知,不用為無知而抱歉;我們可以一再原諒一粒米,一再原諒一鍋再也吸收不了任何東西的過老泛黃的飯,為什麼卻難以對一個人釋懷--這點才叫做人的本質吧。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