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9/06/08

格調越來越稀薄的社會

對於日內瓦留學生公「嗆」葉金川,我持保留態度;視之為個人行為;對於葉金川的回應,我則感到震驚。葉署長代表中華民國(or中華台北or中國台北?)出席國際會議,一舉一動理應代表國家(or台灣地區or台灣省),而我們的代表竟經不起抗議、反譏對方「不要臉」,內容超過正當防衛,涉及人身攻擊。

營幕上但見葉署長望著長髮及肩、面貌姣好的女留學生,似笑非笑說:「妳會上壹週刊喔。」態度輕佻無禮。倘若今天台灣要求WHO及WHA,被中國代表指稱:「妳台灣只是想出出風頭而已。」請問葉署長作何感想?

繼之指控對方是假留學生(沒證據就扣對方身分帽子,亂沒禮貌),後要求對方:「講台灣話」(難道要會講「閩南語」才算台灣人?),又跟聲稱「誰比我還愛台灣?」(請問「愛」要怎麼檢視?聲明就算?還是剖心來比?應該受檢視和當澄清的是葉署長是否「為所當為」吧。)

老實說,我寧願有個人自認為「不愛台灣」,但所言所行皆有利於台灣國際地位或生民權益,這種人台灣正缺貨呢。看著電視新聞,只希望國際媒體既聽不懂閩南語也聽不懂北京話,現場淪為市井之爭,真慘不卒睹。原本葉署長可趁機表現台灣人的民主素養,反變成一場民主負面示範的爛秀。

何以素經民主薰陶、經受國會震撼教育的葉署長,竟如此經不起嗆聲抗議?葉署長的反應是偶然之舉,或其來有自?葉署長的句句指控,都指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反對我者居心叵測」的暗示;不知是政治動作,還是反射性思考鬆口而出?若是後者,加倍恐怖,表示這社會既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也缺乏容許意見「相左」的度量。

即信是葉署長忍辱負重,深信自己所為正確;但葉署長心中難道完全不留一絲縫隙,容有「對方說不定也是對的」的餘地?一個社會,如果人人都自以為真理,對異見不留餘地,這是何等可怕的社會?還能談什麼民主?唯有裝模作樣而已。

類似的人性,迫使我們越來越不輕易讓真話出口。為了避免被當成敵人、壞蛋,我們慢慢地學會支吾其辭、避重就輕、虛以委蛇、陽奉陰違,一天比一天更虛偽,真朋友越來越稀少,面對權威越來越頹軟無能,拍起馬屁倒越來越順手。

這時代不可指望位居高位者起良好示範,葉署長如是,為葉署長受叫屈者亦如是。

被嗆事件全記錄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