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0/01/05

郭文泰與《ElectricX》

感覺「白博士」郭文泰在台灣消失了一年。這一年河床和郭文泰哪裡去了?

素伶成了忙碌的上班族,阿晒則常隨雲門或明華園或寶島一村裝台拆台,2009年河床劇團在‬法國Robert-Desnos文化中心,巴黎穆浮塔劇院(Théâtre Mouffetard) 推出《爆米香》《米之焰》,在羅伯威爾森夏季工作坊駐村演出《Flowers of E》;以往把台北當家,國語說得跟本地人無異的郭文泰卻不見蹤跡,他在美國愛荷華州Grinnell College當戲劇系老師,教導演和表演。

--表演?

熟悉郭文泰作品的人就知道,他的劇場是視覺劇場,猶如一幅幅超現實意象的畫面,緩慢地在微甜美而感傷的樂音中分泌而出,沒有語言,沒有文字,沒有故事情節,更沒有張大娘李公主之類的所謂人物角色。

--表演舞台劇嗎?

對我的問題,郭導以微笑帶過。

看郭文泰排戲

視覺劇場如何導演和表演是很多人的疑問。

郭文泰導戲的時候是這樣的:妳走在那邊跪下來,雙手打開門(對,兩隻手),從裡面拿出一樣東西,打開(好像是布那樣的東西,不過現場我還沒看見),拿出布裡面的東西(一樣還沒看見)。

他都不會像一般導演那樣叫演員讀劇本,不會囉哩囉嗦解釋意圖和動機,不會費盡腦力分析動作質感給演員聽。看郭文泰導戲引發我想像科幻電影的拍片現場:演員在空無一物的Green screen(藍板)前做各種虛擬表演。

根據郭文泰說,在劇場大師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的夏季工作坊裡親眼看到威爾森的工作方式也是一樣的,不解釋動機,只要求動作。似乎威爾森並不親自閱讀劇本,而由設計群和劇本指導(Dramaturgy)組成的小組,說故事給他聽,他就依照聽到的感覺,在素描簿上畫出一幅幅草圖,成為日後戲劇的畫面。

--我記得你也有一本速繪簿耶。

「他畫的線條很乾淨俐落,跟我的不一樣。」郭文泰客氣地說。

其實他的舞台有另一種精緻和奇詭。新作品《ElectricX》請到台灣留美藝術家何采柔和大陸藝術家穆磊,為他彩繪舞台,兩位藝術家都年方二十六,型男靚女,互相讚著對方很厲害…。

美,而且「痛」

我遇到在門上畫畫的何采柔,《ElectricX》把國際藝術村百里廳—一個非劇場空間,硬改裝成劇場,連觀眾席的椅子都是自己釘的,做完就送給國際藝術村。

去的第一天只做好平台,第二天生出兩側彎曲的牆壁,第三天地洞產生了……,排戲和舞台施工一起發生,這就是河床做戲的特色,演員在施工的粉屑和油漆味中走位,導演的創意在慢慢成形的舞台上發酵。

--你是否屬於「爆發型」的創作者?一定要把創作時間壓縮得這麼緊迫?

並不是,郭文泰說,只是他的戲必須緊緊貼著空間進行,而通常進駐表演空間時,都已距離正式演出一週左右。他憧憬像美國導演Richard Foreman那樣,他的本體歇斯底里劇團(Ontological-Hysteric Theater)在紐約有個劇院,他可以花好幾個月在他將要演出的空間磨戲。

--你希望觀眾在你的戲中得到甚麼?

「一種痛的感覺」,雖然有點詭異恐怖,但是美得目不轉睛;雖然漂亮,但不致於叫人瘋狂喝采,因為有痛的感覺。「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就像有一天你會死掉,有一天你爸爸媽媽會離開你,有一天相愛的人會分手,花在最盛開的那一刻就是凋謝的開始。」郭文泰說。

關於《ElectricX》

河床2010年開始第八天就推出新戲《ElectricX》有夠猛的,但是製作人之一素伶說她推票房緊張得半夜三點還睡不著覺。

戲的靈感來自陸蓉之在上海的策展《Fiction@Love》(虛擬的愛)中「動漫美學」的概念,郭文泰說動漫美學的亮彩、塑膠化、和身體部分不成比例的放大這幾點很吸引他,因為都是「人做不到的」,所以很詩意。不過郭文泰說戲發展到現在,與其說很動漫不如說很郭文泰,是他特有的風格。

《ElectricX》這次除了葉素伶、謝靜思、鍾莉美等河床老班底外,加入了前臨界點的詹慧玲和畢業於新加坡實踐表演藝術學院的洪珮菁,和法國來的舞者兼雜耍者。

--會發生甚麼不同的表演?

「會有比較舞蹈化的畫面。」

《ElectricX》看排記

要替河床的戲做預報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每一個空間出奇不意的機關,都還在釘,還在做;每一個演員都在未成形的空間裡,想像發生甚麼事,遊魂般走著。燈光設計江佶洋仰頭看著不甚的高天花板,上面有幾排投射燈,搔著腦袋說:燈不夠,要去借。大概只有音樂是確定的--它們已經在導演的電腦裡。

百里廳入口的地方,被改造成哈比人通過的窄隧道,門口畫著一張鬼臉。

機車安全帽上被用石膏敷了一張臉。

一個兔子人突然走過舞台。

詹慧玲的頭被封進透明壓克力箱,裡面香煙繚繞,光看都窒息。

好像甚麼事情將要發生,但畢竟我又沒看到。(對於我過程拍的照片河床也覺得不夠完美所以請我不要用)

我想對視覺劇場好奇的人,你可以親自走進劇場驗證,再告訴我你聽到了甚麼,因為我也很想知道。

《ElectricX》部落格
展演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台北市北平東路7號)
演出時間:
2010年1/08、1/15 7:30pm
2010年 1/09、1/10、1/16、1/17 2:30pm、7:30pm
(1/10、1/17午場有演後座談)
票價:400元(兩廳院之友、學生享九折優惠,團票10張以上享8折優惠)
《ElectricX》預告片

延伸閱讀:
[破報]誰的動漫?誰說了算?-「動漫美學雙年展」中的在場與缺席回顧最初04年的「虛擬的愛」策展論述,再轉向今年當代館的「動漫美學雙年展」,我們可以察覺出一種藝術家之位的僭越。僭越在於,04年展出「卡通、動畫、漫畫和當代藝術的對話」,在五年過後則晉身為「21世紀新一代動漫藝術家」,並且,「這類藝術創作和大眾流行文化之間,也不再存在高、低的位階之分」。

[明報OL網]什麼人訪問什麼人﹕陳炳釗 另一個老港他是那種小劇場的死硬派,以拉康(Lacan,把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和馬克思主義共冶一爐的思想大師)式符號系統創作,觀眾入場看他的作品,對他來說是讓大家發一場夢。演出的意義根本不重要。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