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7/11/12

台南工作日誌4



9/5 周三 9:00-12:00am

工作重點:書的擬物遊戲。

昨夜我做了一堆紙籤,分別寫著些物件:高跟鞋、殺蟲劑、指揮棒、釘書機、傳真機、隨身聽、望遠鏡、抹布、枕頭、椅子、風扇、口琴、鈴鼓、天鵝、眼罩、帽子、刀子、面紙盒。加上之前的鏡子、小提琴、蚊拍。共計二十幾種。
一人抽一籤,輪流用動作把籤上的物件表演出來。

然後請ㄆ和ㄩ選喜歡的幾個籤連成一段動作。

ㄆ選了隨身聽、鈴鼓、(遙控器)、面紙盒、枕頭、風扇。她做出一段擅用遙控器不擅用身體的現代人生活模樣。
ㄩ選了帽子、抹布、椅子。抹地時突然出現一個很詩意的動作。

ㄆ問我表達情境是否一定要有合理性。我說不一定,不管按照敘事邏輯、情緒邏輯、物件的線條邏輯,或從甲邏輯跳到乙邏輯,不過總要有一個邏輯。或者,我可以準確說出我不要的邏輯:意志的邏輯。意志只能強行灌輸,無法溝通。

搜尋書庫裡的一本書,像在森林中尋找一片葉子。

找和藏的動作。兩位舞者的動作質感必須區分。
書是業障是外。避。懼。
書是已有之物。親。玩。
不是對書堆跳舞,而是被甚麼給重重包裹、不知解答在其中何處、出口在哪裡。……這樣的感覺應該誰都有過吧?是焦慮、憂傷、無聊、還是害怕?

我問舞者能以書跳出心的概念嗎?

ㄆ說她會把書丟掉。書很理性,白很寫意。書在她身上會成為累贅。

我想因為我規定了書,書成為制約之物,情不自禁將掙脫書視為一種自由。當現實世界太不可親,書又成為脫逃的鑰匙,幫助你靈魂自由。

給你自由的東西,會反過來制約你。制約你的東西,會激發你對自由的想像。人,在制約與自由之間,擺盪。

也許是為了自由躲進書海安憩的神靈,發現自己已經永遠失去了什麼,它,再也飛不出去了。

也許是潛入書庫的的自閉兒,尋找出口的關鍵字,遍尋不著,直到自己成為書的一部分。

沒有出口,你已經和原本壁壘分明、格格不入的世界融合為一了。太強大的甚麼,讓我們的靈魂不知不覺成為廢墟,你來得及掙扎的時候不想掙扎,等要掙扎的時候已力氣盡失,你成為庸庸碌碌的世界的一部分。

村上春樹的小說給我這種感覺。

巨大風扇的書庫。明暗交替。討厭書的人前來尋找藏在這裡的一本書或一句話。她不想驚動這個恐怖的文字世界,但是她驚動了,因為無名的癢。
精靈被釋放出來,輕鬆自在玩弄書與文字,逗引焦慮不安的小偷,甚至幫助她尋找要偷的字或書。
精靈發現關鍵字,這世界沒有出口。但小偷化成書/概念/文字的一部分,消失了。追尋是一場夢,她哪裡都去不了—但曾經有夢還是比無夢活過好一點兒吧—我不確定。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