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07/11/19

陳美娥之三

古詩詞:「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形容晉室南渡後的沒落。
詩聖杜甫在江南遇宮廷樂師李龜年,發出如斯詠嘆:「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 正是江南好風景,花落時節又逢君。」
當社會中心遭受客觀情勢摧折殆盡後,美好文化反而會在邊陲之地保存下來。

禮失而求諸野
中國有句古話:「禮失而求諸野」,用於南管真再傳神也不過。中國明清以前的古樂多已遺失,反而日本、韓國的雅樂裡尚可窺唐宋音樂遺風。五胡亂華中原板蕩之際,衣冠士族家鄉原音帶到東南福建。泉州在元代意外成為國際大商港,因經濟優勢,得以在推行元語滅漢語的運動中,倖免於文化的掃蕩和同化。清末明初中國又陷入動盪不安,南音隨閩南族裔移民海外,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新加坡等地華僑會館中,都有商紳們酬籌傳唱,保存閩南之聲。而台灣南管從達官望族階級的音樂,流入民間,自行生滅之際,係由一個來台灣研究道教宗教的外國人,紀錄和保存整理曲譜典籍。

而陳美娥,一個來自於社會底層的女子,19歲邂逅南管,從此視發揚南管為天命,30歲創立了「漢唐樂府」,一肩挑起南管維續的命脈,並創發演出。南管音樂就這樣隨「漢唐樂府」的堂號自世界一隅台灣拍板響起,聞名世界。使許多以為東方典雅文化保存在日本的西方人,在看到「漢唐樂府」宛如古老書畫隨絲竹緩拍復活起來般的演出之後,才深深驚嘆道:最精純的東方宮廷藝術原來在漢唐。

永不退轉志業道心

陳美娥的一生起伏劇烈,但她總能將原本處於劣境的人生扳轉成一齣絕世好戲。雖然國際載譽,但表演中心仍不堪經費重荷收起。2003年7月,陳美娥至親的兄長陳守俊,積憂成疾,盛年而逝。同年王心心離開漢唐樂府。

陳美娥敘述兄長病逝:「蒙佛接引往生蓮臺」,看似意態平靜,實蘊無比悲痛。陳美娥在加護病房外,恍惚夢見兄長由神佛端在前掌上,左右菩薩護法,而朵朵蓮花飄在空中。後來她發現這與佛教西方三聖,接引往西方淨土的說法不合而同,她因此和佛教正式結緣。

失去哥哥的陳美娥,一時曾心灰意冷,幾乎想讓與哥哥一起胼手胝足建起的漢唐樂府,隨至親一齊埋葬,消失於塵世。她說想過後半生埋首清靜書齋,專注於南管研究而已。
原已承允與法國布赫居文化中心聯手製作的新劇《洛神賦》,陳美娥也意興闌珊起來,打算不做。這時屢次為漢唐樂府打造服裝造型的葉錦添回台,約陳美娥在陽明山上禪風養生食堂「食養山房」間面,打算勸進。席中有個實業界的老闆,沉靜寡言,靜聽陳美娥和葉錦添的對答後,悄悄拉陳美娥至一邊懇問:讓漢唐再起,還缺什麼?不妨與我直說。

就這樣漢唐絕地重生,有了新排練場,新的辦公室,和新創作再現舞台的機會。陳美娥說,她和南管一生的緣無法斷進,使命尚在,還沒寫到最後一章,這注定她永不退轉志業道心。

魂魄寄焉:《洛神賦》

傳說《洛神賦》是才高八斗的曹植,暗戀大嫂甄宓,假託經過洛水遇洛神,寫出長篇詩賦,一面詠嘆洛神的美麗,一面抒發與神相戀的無望。
詩人藉不存在的神話人物縱情發揮對美麗的嚮往,漢唐樂府也藉古典詩書畫,附著其美麗藝術的魂魄。
我到位於南京東路的排練場邊,觀看排練過程。那天排練的片段,可能是詩賦中「從湘南之二妃 , 攜漢濱之游女 …轉眄流精 , 光潤玉顏 . 含辭未吐 , 氣若幽蘭 .華容婀娜 , 令我忘餐 . 於是屏翳收風 , 川后靜波 , 馮夷鳴鼓 , 女媧清歌… .」,不只洛神,娥皇、女英、風神、水神、馮夷、女渦,諸多神樣的人物出現,和緩、節制、嫻雅、纖細,踏著如夢般的節奏。看似不特別說什麼,就是有種難言氣氛,像水濡濕棉紙一樣,慢慢滲入我的腦海。這不禁讓我想起一個日本小說家對懷石料理的敘述:沒有對立也沒有高潮,沒有過剩也沒有闕如,不挑激味蕾的抵抗或衝突,只感覺到均一而纖細的時間流過而已。和當今強調奪人感官、強行對話、勾魂攝魄、令人忽忽若狂的藝術意圖,完全不同,這似乎是一種遙遠高古的美學。

《洛神賦》由漢唐與法國布赫居文化中心聯手打造,由法國新銳導演魯卡斯(Lukas Hemleb)執導,陳美娥編舞編曲,將《洛神賦》編入南管古樂曲《攤破石榴花》等曲牌之中。斥資兩千萬,今年五月起自台北國家戲劇院世界巡演,預計。預計進行新加坡、北京等地的亞洲行程,明年十月轉往法國演出。

漢唐依舊發揮行銷整合的長才,除十二月到四月每月第三個星期三下午三時於陽明山食養山房舉辦「洛神賦講堂」,近年與故宮合作將郎世寧花鳥畫繪入瓷器獲得市場熱銷的「法藍瓷」,也將把漢唐的樂舞形象注入其精品之中。

人能宏道,非道能宏人

我問陳美娥,關於南管,關於梨園樂舞,她還有什麼假以時日而未達的心願?

陳美娥說一所學校,讓南管人才傳承如履不絕。她理想中的南管專校有四個科系,因為南管雖是音樂,也包含舞蹈、戲劇,亦也說是文學,包含這四部份,才是完整南管,而從南管即可接收到華夏民族的整體精神文化。

回顧陳美娥半生發揚民族曲藝、到南洋切磋研習南管,打前鋒偷渡大陸,帶南管走上國際舞台的足跡。陳美娥說她既不中,也不台,她心中只有民族,而她深深以擁有南管藝術的中華民族為驕傲。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